至尊人生陳歌馬曉楠

作者:陳歌

    而陳歌兩手一抬,也不給他們廢話,往兩人嘴里塞了什么東西。

    “你給我們喂得什么?”

    兩人驚愕。

    但隨后,一股難言的痛苦出現在兩人臉上,兩人捂住腹部,**的在地上打滾。

    一旁的魏青書都有些嚇傻了。

    “蠱蟲,現在這蠱蟲正在吞噬你們的內臟,用不了片刻,你們的死相會很慘!”

    陳歌冷笑道。

    “饒命饒命”

    兩人急忙跪地求饒。

    “回答完我的問題,可以饒你們不死!”

    “我問你們,為什么跟著方家姐妹?你們是哪方勢力的人?”

    本來,這個問題,兩人是被打死也不會說的。

    寧肯死也不說。

    但是現在的這種感覺,簡直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是是司徒家派我們來的,我們是司徒揚大少的人!饒饒命!”

    兩人趴在地上道。

    “我猜的果然不錯,還真是司徒家,那我問你們,司徒家最近在搞什么陰謀?”

    陳歌問道。

    “不不知道!”

    “好吧,青書,我們走!”

    “說!我們全說!”

    兩人慌了:“司徒家內部的事情我們肯定不清楚,不過只是聽人說,司徒家最近有大動作,密謀反叛方家,欲將方家據為己有!”

    “就憑司徒家跟那幾個附庸家族恐怕沒那個本事吧?”

    陳歌皺眉道。

    “是是是,這件事,得到了燕京龍家的相助,而且還有什么莫家的人參與,特別是莫家,來了幾人,特別的厲害!方家這次肯定會被翻到在地!”

    兩人把知道的全都說了。

    這就難怪了!

    陳歌心道。

    “那司徒家的大動作又是什么?”

    “現在方家老太爺得了重病,命在旦夕,所以司徒家想要在三日之后”

    十分鐘之后。

    “陳先生,尸體我都處理好了,下一步該怎么辦?”

    魏青書派派手走出來。

    剛才他看了兩具尸體的死相,那叫一個慘。

    同時,也讓魏青書的心里產生了一抹恐懼感。

    說實話,雖然陳歌有些本事,但是一看他吧,就給人老老實實的感覺。

    所以魏青書言語很放肆。

    但剛才,他才終于明白,爺爺為什么對陳歌這么禮遇了。

    陳歌切切實實給了魏青書一抹恐懼感。

    手段太殘忍了!

    “方家跟我們家有些淵源,這件事既然讓我碰上了,也不能不管,先在這里逗留三日吧,你負責照顧好曉楠母女!我得潛入方家,看看現在到底什么情況!”

    龍家是莫家的走狗了,現在司徒家顯然也做了莫家的走狗。

    而三大神豪家族,如果方家這次再被吞并,那么莫家就吞并了兩個了。

    不用想也知道,接下來就會是陳家在華夏的資產。

    莫家的迂回蠶食方法,用的還真是巧妙。

    所以于情于理,陳歌都不可能放任不管。

    直接擺明身份闖入,還不到時機。

    看了眼蒙山,想到了左中濤,陳歌心里瞬間升起一計!

    第二日。

    西南方家門口。

    “方家方不同,攜方家族人,歡迎左大師到來!”

    方不同虛弱的站在門口,拄著拐杖,跟方家一眾族人一塊。

    看著走下車來的左中濤,略帶恭敬說道。

    左中濤,方家其實早有來往,而且幾年前,方家也曾花了重金,聘請左中濤成為方家專職醫生,但都被左中濤拒絕了。

    “方老爺子客氣了!”

    左中濤微微一笑道。

    而方不同,此刻又看向左中濤身后,扛著藥箱的一個青年,只不過怪異的是,這個青年上半部分臉戴著一處面具,很老實的站在左中濤的身后。

    “這位是?”

    方不同不由笑道。

    “啊啊啊!”

    面具青年指了指自己的嘴巴,擺了擺手,又指了指左中濤,然后把手放在自己心口。

    “嘿嘿,爺爺,阿三他是左大師的徒兒,是個啞巴,不會開口說話!”

    而跟左中濤一塊來的方怡,此刻很熱情的介紹道。

    “方怡,怎么說話呢!”

    方囝囡則是無奈的看了眼直來直去的方怡,不由道。

    “沒事的,今天在蒙山上,我跟阿三就認識的,我們兩個一見如故,阿三雖然不會開口說話,但我們卻聊了很多呢!你說對吧阿三?”

    方怡笑著道,就好像跟阿三是朋友一樣。

    “啊啊啊!”

    阿三急忙點頭。

    “呵呵,左大師見笑了,我家小怡雖然莽撞些,但從小有愛心,心地十分善良的!”方不同說道。

    “看得出來,我這徒兒,小時候燒傷過臉,所以從小就帶著面具了,不過這些年刻苦努力,倒也從我身上學到了一些真本領,我現在出門,都會帶著他!”

    “名師出高徒!”

    方不同說著,拉著左大師的手,朝著方家內院走去。

    “哼,你聽到了吧囝囡,爺爺也夸我心地善良!”

    方怡撅著嘴巴道。

    “好吧!”

    方囝囡微微搖頭苦笑。

    而名叫阿三的青年,卻是暗中白了方怡一眼。

    心地善良個屁!這是你特么沒見過靠手語說話的人,因為好奇想學手語,才對自己這么好的。

    不錯,阿三,可不就是陳歌了。

    為了便宜行事,陳歌不得不走了這個下策。

    “阿三,我來幫你拿藥箱!”

    方囝囡對著阿三微微點頭。

    “啊啊!”

    陳歌急忙擺手。

    相比起來,還是方囝囡溫柔體貼一些,陳歌也是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

    至于方老爺子的病,其實剛才陳歌一撘眼的時候也看出幾分來了。

    配幾套藥,連續針灸幾日,便是能夠痊愈,倒是并不麻煩。

    而陳歌給左中濤的意思也是,最好能夠在方家逗留幾日。

    方不同一聽這個,那也是求之不得。

    而陳歌呢,也是借著這個機會,一直觀察著方家,甚至司徒家那邊的動靜。

    只不過讓陳歌無語的是。

    方怡這個丫頭就跟有病似的,沒事老來找自己,讓陳歌簡直都要煩死了。

    “阿三,你干嘛呢?”

    晚上,陳歌正站在后院內,腦袋里則是想著司徒家所謂的那個大動作。

    還有莫家那邊,這次又派了多少人來幫助司徒家呢?

    就在這時,方怡瞥見了陳歌,背著手,一蹦一跳的朝著陳歌走來。

    陳歌一陣無語。

    “啊啊啊!”

    陳歌指了指花園四周。

    “奧奧,原來你是想看風景啊,嘿嘿,終日呆在蒙山上學習醫術,我想你一定沒見過這么好的花園吧?”

    “啊啊!”

    陳歌點點頭。

    “這樣吧,反正你也沒事,就陪我在這說說話吧?”

    說著,方怡直接攔住了陳歌的手。

    讓陳歌不由得心中一怔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