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天驕(官路紅顏)

作者:江南活水

  陳偉平是新冷縣地稅局辦公室主任,當初就是他把文采出眾的葉鳴從一分局調到辦公室來從事文秘工作的。
  在稅務局,一般的干部尤其是年輕干部,沒有誰愿意到辦公室搞文秘工作。因為文秘工作非常辛苦,經常要寫信息、總結、發言稿、經驗材料,累得夠嗆不說,還沒有任何油水。而如果在分局管理納稅戶,則相對要自由很多,而且總有納稅戶請客。即使你不貪不占,也總比在辦公室伏案寫材料強很多……
  因此,當時為了籠絡和安撫葉鳴,陳偉平信誓旦旦地向他允諾:只要你努力工作,把縣局的信息調研工作抓出了成效,把領導的總結匯報材料寫好,不出三年,保準讓你坐上辦公室文秘副主任的位置……
  而這三年中,葉鳴也確實做出了非常大的成績:縣局的信息調研工作從原來全市地稅系統倒數第一名,一躍成為第一名;省級、國家級的報刊上,經常出現有關新冷縣地稅局的新聞報道;葉鳴所寫的各種經驗材料和稅務調研文章,經常出現在省地稅局的內部刊物上……
  正因為如此,他在k市地稅系統得到了“第一筆桿”的美稱,又因為他長得英挺瀟灑,俊美的臉龐很像港臺明星古天樂,而且博學多才,出口成章,平時與同事朋友在一起,非常幽默開心,很能調動氣氛,所以他還有一個綽號叫“葉天樂”。
  按照新冷縣局一般干部的想法,這次局里提拔四個中層副職干部,其中那個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絕對是葉鳴的,誰也爭不過他,也沒有人有實力和他爭——因為文秘工作并不是每個人都能干好的,必須要肚子里有貨才行。
  因此,當葉鳴聽陳怡說局里已經出臺了競職的方案,而自己這個文秘副主任的熱門人選居然毫不知情時,才會顯得如此吃驚,如此意外……
  很顯然:陳偉平是故意不跟自己透露這個消息的。而他又是局黨組書記、局長李立的心腹和狗腿子,那就意味著:李立心中已經另外有了文秘副主任的人選。自己這次被安排去省局學習半年,實際上就是一個調虎離山計,讓自己遠離工作單位,遠離文秘崗位。等自己學習回來時,一切都已成定局,自己再有天大的意見,也無能為力了。
  只是,李立和陳偉平都沒有料到:因為省局的內部賓館“華輝大廈”要舉辦一個全國性的稅務工作會議,為了騰出地方,葉鳴他們這個培訓班提前十幾天結業了……
  當想通了這一點之后,一種被人愚弄、被人欺凌的屈辱感使葉鳴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極其難看:他倒不是非要當這個文秘副主任。只是,這么多年來,陳偉平一直在假惺惺地鼓勵自己,說他已經和李局長提了多次,這一次一定要讓他坐上文秘副主任的位置。而李立,也多次說他是新冷縣局的大才子,是不可多得的后備人才,一定要對他予以重用……
  沒想到,在他們信誓旦旦的允諾后面,卻包含著如此險惡的用心:用虛假的允諾調動自己的積極性,把縣局的信息調研工作搞上來,然后在真正要提拔人的時候,再一腳把自己踢開。而自己此時已經在文秘崗位上,想調到其他部門也很難了……
  這令葉鳴想到了那個著名的驢子和胡蘿卜的故事:西洋人趕驢子,每逢驢子不肯走,鞭子沒有用,就把一串胡蘿卜掛在驢子眼睛之前、唇吻之上。這條笨驢子以為自己只要走前一步,蘿卜就能到嘴,于是一步再一步繼續向前,嘴愈要咬,腳愈會趕,不知不覺中又走了一站。那時候它是否吃得到這串蘿卜,得看驢夫的高興……
  很不幸的是:自己這幾年就成為了這樣的一條笨驢子。而李立和陳偉平,就是兩個愚弄自己的驢夫……
  陳怡聽葉鳴說他還不知道這次局里競職的事,也顯得非常吃驚,忙說:“那你要趕快做準備啊!這次競職要先舉行考試,考試的內容和范圍也已經定了,稅收業務知識占百分之七十,其他綜合知識和寫作只占百分之三十。你已經多年不從事稅收業務工作了,稅收政策和法規肯定比較生疏了,要趕快復習迎考啊!”
  葉鳴問道:“競職方案是不是已經發了文件?在不在公文處理系統里面?”
  “沒有,我還沒來得及轉發。要不,你先用我的身份進到公文處理系統看一看文件吧!”
  陳怡在辦公室分管檔案和公文處理工作,局里所有文件都必須通過她轉發出來才能被局屬各單位接收。
  葉鳴有點猶豫地說:“這合適嗎?你的身份涉及到一些機密文件,我不便進入吧!”
  “稅務局有什么機密?又不是國家安全局。就用我的身份去看吧:身份號碼是0108,密碼是024689690926。”
  葉鳴見她眼里露出關切的表情,知道她是真的為自己擔心和著急,便感激地對她笑了笑,坐到自己的電腦前,打開內網,用陳怡的身份進入公文處理系統,仔細閱讀了那一份已經簽發但還沒有轉發的競職方案,心里不由越發氣惱:這次競職是按照資格審查、符合資格者報名競職、業務考試、干部職工民主測評、黨組考察的程序進行的,如果自己不是提前從省局回來,過兩天報名期一過,自己就再也沒有資格參與競職了。
  由此可見:自己的猜測一點沒錯,李立等人就是想趁自己還在省局學習,把這次競職搞完……
  正在這時,辦公室主任陳偉平從外面推門走進來,一眼看到葉鳴,臉上硬擠出一絲笑容,說:“小葉回來了?正好有一個事情要告訴你,我昨天跟你通電話時忘記了:過幾天局里要進行中層副職競職,你好好準備一下,回去多看看業務書,準備參加競職考試。”
  葉鳴盯著他那張肥嘟嘟的圓臉,心里恨不得一拳把他那張圓滑世故的油臉打成一個爛柿餅。
  “陳主任,我今天要不是提前回來,局里是不是就不會通知我回來參加競職?”
  葉鳴冷冷地問。
  陳偉平把臉一板,說:“小葉,你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是符合競職資格的干部,即使你在省局學習,局黨組也會及時通知你回來參加競職的。再說,我還多次在李局長那里推薦過你呢,你怎么會有這種想法?”
  說完這番話,他便不再理睬葉鳴,轉頭對著陳怡,臉上立刻像變魔術一樣堆上了一臉的諂笑,柔聲細氣地說:“陳怡,李局長讓你去一下他的辦公室,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
  陳怡看一眼氣得**的葉鳴,臉上掠過一絲同情和擔憂的表情,很冷淡地問陳偉平:“陳主任,我只是一個普通干部,李局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和我談?如果他是有工作要我做,你只管安排就是,沒必要去他辦公室談吧!”
  陳偉平對她的冷淡毫不在意,繼續笑瞇瞇地說:“這次談話是關于你參與競職的事情,絕對是好事。走走走,李局長在等你呢!”
  說著,便不由分說地拖著陳怡往四樓的局長室去了。
  葉鳴聽說李立是要和陳怡談競職的事情,心里再次一驚,仔細一思量,頓時豁然開朗:原來李立為了討好陳怡,準備把辦公室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給她,想用這種封官許愿的套路套住她的心,讓她心甘情愿地做他的情婦——據了解李立的人說,他在高新分局當局長時,就是用這個套路把分局一個漂亮的女干部搞到了手。
  而現在,他把陳怡叫到他辦公室去,肯定就是開始跟她許愿下套了……
  一想到這一點,葉鳴的心里就揪心地痛了起來:難道,這個外表矜持清高的陳怡姐,這個自己心目中不沾染一點凡塵俗氣的女神,本質上也是一個追名逐利庸俗市儈的女人?要不,自己在省局學習期間,她為什么不給自己打電話提及這次競職的事情?她為什么不嚴詞拒絕李立那些露骨的**和暗示?
  難道,她早已經知道李立是要把文秘副主任的位置留給她?
  此時,葉鳴忽然又想起了陳怡平時種種比較可疑和怪異的行為:有好幾次,他推開辦公室的門進去,正在電腦上埋頭打字的陳怡像受到了驚嚇一樣,忽然抬起頭看著他,臉色緋紅,神情慌亂,并飛快地把電腦頁面關閉。
  憑直覺:陳怡是在她的**空間寫什么東西,而且內容應該是她視為高度機密的東西,所以當葉鳴進來時,她才會顯得如此慌亂。
  那么,這空間日記上的內容,是不是和李立有關?是不是和李立對她的允諾有關?
  如果真是這樣,那她平時對自己流露出來的親近和關心,就純粹是一種表演和掩飾,那她的城府也未免太深了……
  想到這里,葉鳴只覺得心里一陣悲涼,無情無緒地把電腦轉到外網,準備登上自己的**號,和幾個好朋友聊聊天,排解一下自己郁悶的心緒。
  在登號碼時,他忽然鬼使神差地打上了陳怡的**號碼,并試著用剛剛陳怡告訴他的那個公文處理系統密碼進行登錄,竟然真的登錄成功了。
  在準備進入陳怡的**空間時,他稍稍猶豫了一下,覺得這似乎有點不道德。但了解真相的好奇心戰勝了他內心的道德感,在片刻的猶豫之后,他便用顫抖的手,點開了陳怡的**空間……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