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之道

作者:逆天

    給領導當秘書久了,只要是領導的一個眼神,一句簡單的話,曾一飛都能夠猜透領導的心思。本來,當他逐漸掌握給市長當秘書的感覺,在面對市長時,那種會本能地冒出來的傾慕之意就不知不覺間消失掉。他極力讓自己認清,在自己眼里市長就是市長,就是自己以后應該圍繞著的中心點,不能任何的不單純想法。

    “什么事?”在曾一飛被市長陳南音**的裝扮吸引住時,市長陳南音不緊不慢地問。

    “市長,剛剛郭師傅打電話說他被福康縣的干部堵在酒店。”曾一飛篤定了下情緒道,“那些干部一個個手里拿著禮品說要見您,現在郭師傅說他很為難,問我該怎么請示您……”

    陳南音說:“看樣子郭師傅還沒完全進入狀態啊,這些福康縣的干部,干起這些溜須拍馬的事一個個都是老手啊。”

    陳市長沒給準確指示,曾一飛只好繼續問:“市長,您說現在我要不要給福康當局打個電話,讓他們不要枉費心機來打擾您的休息?”

    陳南音信步到書桌旁,在椅子上坐下,說:“我把車子開到福康是為了和縣里的這些干部接觸的,你打電話把他們堵在門口不合適。這樣吧,你給縣委書記徐國祥打個電話,說我后天要去縣委跟他談工作,并告訴他我這兩天要好好休息,再把司機郭軍被堵的事跟他說一下,這樣徐國祥就知道該怎么遏制手下了。”

    回到客房,曾一飛馬上給福康縣委書記徐國祥打電話,告訴他現在市長已到福康,接下來要在縣委和縣領導一起開會和視察。證實市長陳南音的確在福康,徐國祥開始一個勁地向曾一飛試探市長在哪里,并表示現在他就想和市長見上一面的愿望。但曾一飛哪會給他機會?當場就打斷徐國祥的話,并把司機郭軍平目前的窘境向徐國祥說了一番,最后又不容糾結地掛掉了電話。

    和徐國祥結束通話,曾一飛開始收拾行李,將行李袋打開,他首先發現的是母親給他準備的鹵味。才想起母親花這么大心思準備的鹵味,自己張羅一整天也沒時間吃。鹵味是用透明的塑料和裝著,都是母親拿手的鹵雞腿、鹵鴨腸、鹵牛肉、鹵豬臉之類的食物,這些鹵味在行李袋中放置一天,現在已經涼了,透過塑料可以看見鹵味覆蓋著一層雪白的油脂。現在畢竟是在市長家,用微波爐熱鹵味也不合適,可不吃的話,放置的時間一旦太長也會壞掉。尋思半天,曾一飛準備將鹵味拿去扔掉。

    曾一飛剛打定主意將鹵味丟掉,門口處就傳來一陣敲門聲。打開房門,穿著一身粉紅色的天鵝絨睡衣睡褲的陳瑩瑩就在門口朝他笑著。

    “大**有事嗎?”曾一飛看了一眼陳瑩瑩問。

    陳瑩瑩雙手被在后背,以開玩笑的語氣說:“我是來視察的,看看你在我家里住的可否習慣。”

    “承蒙大**關心,鄙人一切都好。”

    一進入房間,陳瑩瑩就看到桌上的鹵味,遂問:“這什么東西啊?”

    “我媽做的鹵味,我正準備丟掉呢。”

    “什么時候的啊?”

    “早上剛做的。”看著陳瑩瑩對鹵味充滿興趣的樣子,曾一飛淡淡一笑道。

    陳瑩瑩已聞到鹵味的香氣,她舔了舔嘴唇說:“聞著挺香的,又沒有壞掉,為什么要扔掉?”

    對于陳瑩瑩的問題曾一飛不打算回答,因為他覺得回答這問題得費不少心思。

    “沒什么,就是不想吃,再說不吃遲早也壞掉……”

    陳瑩瑩說:“我看你是不好意思在我家吃零食吧?你等著,我去把這鹵味熱一下,咱一起吃吧,我現在正好肚子餓呢。”

    “要是你想吃,可以拿去加熱一下吧,我媽做的鹵味味道絕對錯不了。”曾一飛笑了笑說,“但我就不陪你一起吃了。”

    “怎么回事嘛你,說好一起吃就一起嘛,我去給你開一瓶白酒,我爺爺說這白酒配鹵味,味道絕對天下第一,走。”說完不由分說地拉起曾一飛的手,將之拖到樓下去。

    熱好鹵味,陳瑩瑩又拿來一瓶沒有商標的白酒,說這是她爺爺的一個老戰友釀造的,外面沒的賣。在向曾一飛介紹了白酒的來歷,這丫頭就迫不及待地抓起一個雞爪子啃了起來。

    “哇,這味道真不錯啊……曾一飛,你確定這是你媽媽自己做的?”陳瑩瑩激動地叫起來。曾一飛意外地說:“就是我沒媽媽做的鹵味啊,只是一般家常菜而已。”

    “鹵味是我爺爺最喜歡吃的東西哦,據說我爺爺一直都在尋找一種特別的鹵味味道。”陳瑩瑩啃了口雞爪也不管曾一飛怎么看她就繼續嚷嚷開了,“不行,我要去把我爺爺叫下來,讓我爺爺嘗嘗這味道,看看是不是他想要的那種味道。”

    曾一飛不以為然地說:“我說大**,不過是個鹵味而已,你怎么說的這么有傳奇色彩啊?要是你真喜歡吃這個鹵味,以后我讓我媽媽給你做幾頓不就得。”陳瑩瑩不管曾一飛的話,繼續說:“我現在得去把我爺爺請下來,看是不是這味道,你呢,就先嘗嘗我們家的這自釀的美酒吧。”

    說完,陳瑩瑩真就丟下曾一飛,到樓上找她的爺爺陳老去了。

    看著桌上的白酒和鹵味,曾一飛在心里自言自語道:真是個奇怪的丫頭,做什么事都神神叨叨的。

    剛念完這句話,手機就響了,將手機拿出來一看,發現電話是福康縣縣政府辦公室副主任曹文明打來的電話。

    “喂,曾秘書嗎?我是福康縣縣政府的曹文明啊,您還記得我嗎?”一接起電話,曾一飛就聽到了曹文明客客氣氣的聲音。

    “呵呵,曹主任打電話有什么事嗎?”

    “聽說您跟市長到福康來,所以想請問下曾秘書,能不能有幸請你吃個飯啊?”

    “不好意思啊曹主任,現在我都是時刻候在市長身邊,要說出去跟你曹主任一起吃飯,恐怕不便啊。”

    “曾秘書……那您現在下榻哪個酒店?我去找您坐坐吧,這自從上次一別,咱是好久都沒見面了啊,我……”

    上級領導到下屬城市走動,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都是值得當地干部重視的。畢竟,一旦領導對自己所管轄的范圍某個地方感到不滿,那就是當地政府班子上的一個污點。所以曾一飛剛剛也本能地猜測,曹文明打電話的目的是為了試探市長到福康縣的目的。可現在曹文明竟然先打聽自己的住處,這倒讓曾一飛感到為難了。

    “曹主任,真不好意思啊,我可不敢把下榻點跟你說……”話到這曾一飛又換了副曖昧語氣說,“不過你可別覺得我不近人情啊,我也是被市長的司機郭師傅的遭遇嚇怕,現在市長的司機郭師傅不是還被你們福康縣的干部們堵在福康大酒店嗎?呵呵,我可不希望自己也被堵啊。”曹文明只好陪笑說:“曾秘書,既然這樣,那咱還是等方便的時候再接觸吧。”

    “要不這樣吧,等我有時間咱再約個地方見面?”

    曹文明本以為曾一飛不好接觸,現在聽曾一飛突然說出如此迂回的話,就激動地說:“好,那我就等著曾秘書的電話啦。”

    和曹文明交流的話音剛落,曾一飛就看到陳瑩瑩扶著陳老下樓,他連招呼也不打就掛了曹文明的電話,向陳老和陳瑩瑩迎了上去。

    陳瑩瑩以為曾一飛想上樓回房間,便朝曾一飛咂咂嘴,說:“曾一飛,我把爺爺扶下來了,你怎么走啦?

    陳老也以為曾一飛要走,遂對曾一飛一連慈祥地說:“一飛小同志,你先別走,瑩瑩剛剛拉我下樓,說要你的母親會做一種很特別的鹵味,我就下來嘗嘗,你先陪我這老頭兒坐會兒吧。”

    曾一飛本就沒打算走,見陳老都已經發話,就將桌旁的椅子拉好,道:“陳老,您請您請,我這就陪著您試試這鹵味吧。”

    陳老在曾一飛的邀請和陳瑩瑩的攙扶下,開始在椅子上慢騰騰地坐了下來。

    “爺爺,你先嘗嘗這鹵味,看看這個味道是不是你一直在找的那種味道嘛。”在陳老爺子坐下來之后,陳瑩瑩便將一盒鹵味推到了老爺子的面前,又拿出一盞小玻璃杯給陳老倒了一小杯酒。

    “我先嘗嘗這個味道再說。”說完,老爺子拿起筷子,夾起一個鹵豬臉吃了兩口,又細細地品味著,仿佛要找到這食物中的奧妙指出。陳老爺子細細回味了一會兒鹵味,臉上突然露出意外的表情:“對對對,就是這個味道,就是這個味道,沒錯的。”

    在陳老爺子說話的過程中,曾一飛分明發現她的眼角滑下一顆晶瑩的淚珠。

    “爺爺,你說真的是這個味道?”陳瑩瑩將剛剛倒好的那一小杯白酒推到爺爺面前,意外地看著爺爺。陳老喝了口酒,晶瑩的淚珠再次滑下他的眼眶,他用衣服的下擺擦了擦,說:“是的,就是這個味道,食材雖然有點變化,但鹵料的味道卻一點沒變,就是這個味道,真是錯不了的味道啊。”

    AA2705221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