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之道

作者:逆天

    回到村大隊部,唐青青才恢復過來,就回房躺床上看資料。

    曾一飛覺得挺無聊,就百無聊奈地在三樓的陽臺上看景。安民村的午后景色很美,村子里老舊的房子、村子中嶄新的大馬路,路邊低矮的木麻黃卻長得相當茂盛,在午后透著一股寧靜的味道,像一副渾然天成的畫。

    在曾一飛忘情看著陽臺外的世界時,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拿出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發現是個陌生號碼。

    將電話接起,電話那頭飄來一聲雷厲風行的女聲:“嘿嘿,曾一飛同志,還記得我嗎?我就是和你見過兩次面的陳瑩瑩啊。”

    “原來是陳記者啊?打電話有什么事嗎?”曾一飛心里郁悶,心想這丫頭是在哪兒得到自己的手機號碼呢?

    “我前幾天去你們市府辦找過你,知道你在龍島縣公干,剛好我下周也去龍島縣采訪安民村群眾抗議的事。這樣吧,去了龍島縣我就去找你吧,順便把那兩千塊錢還你。”陳瑩瑩道。

    曾一飛倒吸了口氣說:“我說陳大記者,我哪有時間管你?你來龍島縣可別找我,我忙得很呢。”陳瑩瑩說:“你必須見我,你不是在安民村考察的嘛,見面后你剛好把了解的情況告訴我,這對我寫新聞稿可是有極大幫助的。”

    曾一飛心想,再忙幾天他就回濱江市,陳瑩瑩來到龍島縣還能不能找到他還不一定,遂打著哈哈說:“到時再說吧,要是倒是方便的話,我一定幫你。”

    陳瑩瑩這才滿意地說:“好,我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曾一飛說:“嗯。”

    電話里陳瑩瑩頓了一會兒,才猛地道:“對了,下個月初我們單位要組織一次野炊活動,我希望到時候你能陪我參加嗎?”

    曾一飛感到有些意外,自己和這丫頭認識也不是很久,她怎么就主動邀請自己參加他們單位的活動呢?難道她是有意要靠近自己?

    被美女靠近倒不是什么壞事,只不過現在他哪有心思去參加什么活動?為了不讓美女失望,也為了不把話說絕,曾一飛想了想說:“這樣吧,到時候有時間我就一定參加,怎么樣?”

    陳瑩瑩這才滿意地說:“這就對了,到時候我可是一定要去你的單位抓你哦。”

    陳瑩瑩說:“那好,我要說的都已經說好了,咱們到時候見吧。”

    晚上十點多,大隊部就迎來了兩個不速之客,這兩個不速之客就是曾一飛這兩天小有接觸的觀澳鎮副鎮長胡建國和安民村村長薛學禮。

    兩人在客廳坐定,胡建國向曾一飛發出邀請,說曾科長和胡科長今天也忙的差不多,想趁這機會好好聚聚。

    如果不是唐青青今天身體出了狀況,曾一飛倒愿意跟這倆家伙打成一片,畢竟薛學禮的背后站著府辦的副秘書長、接待辦主任薛松林,那可濱江市的交際高手,是個不能得罪的主。但現在唐青青還在臥室里躺著,自己跟這兩鄉鎮干部去吃飯顯然不合適。

    曾一飛客氣地給兩人各派一根煙,說:“胡鎮長、薛村長,我是很想跟兩位一起吃個飯的,可胡科長從去海上勘測回來,就身體不舒服,我得照應著啊。”

    胡建國和薛學禮今天來找,除了要和曾一飛打好關系,他們還要對曾一飛進行一番打拉手段。早上他們也從市里得到一些關于曾一飛的情況,知道曾一飛在市里混的并不如意,所以對他們認為現在對曾一飛進行打拉,很容易就能成功。

    胡建國說:“曾科長,我們薛村長的叔叔是接待辦主任,今天他還給我打了電話,說要好好招待你和胡科長,可你們到龍島倆天了,我們去還沒有招待你,你說現在要是請不到你,那我們可沒法跟主任薛主任交代啊。”

    曾一飛見對方都把薛松林給搬出來了,曾一飛只好緩一步道:“丁鎮長,薛村長,謝謝薛主任的好意,可今天我是真沒時間跟你們一起吃飯,我看這樣吧,等忙完了手里的工作,我一定好好請二位喝一頓如何?

    胡建國見請曾一飛吃飯不成,就將話題轉向正事:“曾科長,今天和唐科長在海里的工作干的怎樣啊?”曾一飛淡淡一笑:“不瞞兩位,基層的工作還真不好干啊,我們和小唐同志費那么大工夫,得到的不過是些爛數據而已,想想都頭疼啊。”

    “干基層工作出現些問題是避免不了的,但群眾不理解啊,他們只會聚在一起鬧,好像是我們干部故意整出這些問題一樣。”胡建國吐槽了起來,他的吐槽有點要跟曾一飛拉近距離的味道。

    曾一飛正想說點什么,但薛學禮卻搶先一步問:“曾科長也發覺到這些問題是很難避免的,請問曾科長接下來準備怎么做啊?”曾一飛說:“該怎么處理我和小唐同志現在也很頭疼,小唐同志明天早上要給領導打電話請示,至于該怎么辦我們就聽領導的指示。”

    把決定權推到上級領導身上,接下來薛學禮就是想要試探,曾一飛也可以將他的話堵回去。果然,聽了曾一飛的回應后,薛學禮就沒聲了。

    送走兩個不速之客,曾一飛感覺身體無比的疲勞。

    躺在床上,他的腦海里就開始涌現著這些天和馮妙影所接觸過的情景。各種讓他心猿意馬的回憶,讓他很快陷入了一陣虛浮飄渺的狀態之中。

    沒過一會功夫,曾一飛上下眼皮就開始打架,突然只聽“啪”一聲,一個黑影輕輕地打開門進來,他定睛一看,只見床前站著一個穿著飄逸白睡裙的少婦。他揉了下眼睛,他發現這女人正是馮妙影。

    “馮主任,你怎么了?”

    馮妙影沒有說話,直接就撲在他懷里,不由分說的把他推在床上,兩片**緊緊的壓在他嘴上,舌頭在里面亂搗,隨后雙手一把扯掉他身上的背心,兩個**、豐 腴的果實跳了出來,緊緊地壓在他xiong前。

    馮妙影紅潤的小嘴唇,立刻發出讓人心猿意馬的香氣,醉眼如絲,一雙雪白修長,如同白蓮藕一般的手臂,緊緊地摟住了他的脖子,微微的張開嬌唇。

    曾一飛內心狂跳地把手伸進馮妙影飄逸的小睡裙裙邊,元神都在顫抖的麻酥,在剎那間融化了他的骨髓,皮肉,肌膚。

    兩人翻滾著,倒在**的的床上,在一切形式都水到渠成的情況下,曾一飛xiong口一熱,只覺全身已火燒火燎.\

    可是,讓他始料不及的是,在美女主任身上沒有動十來下,自己就已經徹底地丟盔棄甲了……

    突如其來的爆發,使曾一飛一時間不知所措,他微微地在床上掙扎一下,乏力地看了看四周,發現房間里的燈還亮著。再看看床上,根本看不到馮妙影的身影。

    原來剛剛是個夢。

    曾一飛感覺臉上熱乎乎的,從高中之后,他就沒再做過類似的夢。想想夢中和馮妙影在一起的畫面,他心里感覺**的,像某種不知名的蟲子往骨髓里鉆似的。

    曾一飛看了看時間,發現現在才晚上十一點多,由于身體黏黏的難受極了,就干脆去浴室沖了個澡。

    洗完澡,曾一飛發現自己的肚子已經在咕咕咕地叫響不停了。下午三點多才在蔡仁軍老師家的吃飯,到吃晚飯時兩人都沒感到餓,就沒去鎮上吃晚餐。所以曾一飛饑腸轆轆也是很正常的。

    大廳里有胡建國和薛建兵之前送來的“慰問品”,樓下還有一個廚房,見有條件做夜宵,曾一飛拿了兩包方便面和雞蛋香腸,湊合煮了鍋方便面。然后端到唐青青的房間,準備叫唐青青一起吃夜宵。

    用腳輕輕踢了兩下唐青青的房門,不多時功夫,穿著白色睡裙的唐青青就出來開門。

    唐青青在蔡仁軍家也沒吃飽,見曾一飛端著鍋泡面進來,聞著泡面濃烈的香氣,頓時也饑腸轆轆起來,漂亮的臉上變得紅撲撲的。

    曾一飛笑著問:“身體好點了沒?”

    “好多了。”她側身走進房里,“你有事兒?”

    曾一飛將鍋放在桌上,一邊給唐青青盛了碗面,一邊說:“剛剛在蔡老師的家你是不是也沒吃飽?接著,咱先用泡面對付下吧。”唐青青接過碗和筷子,攬了下頭發,露出漂亮的額頭,說了聲“謝謝”后,又道:“對了,剛剛胡建國和薛學禮來找你聊了什么?”曾一飛盛了一碗面給自己,說:“還能聊什么?”唐青青嘆了口氣說:“丁薛兩人還真有能耐,剛剛我接到單位的電話,上級對我們在安民村的工作很不滿,我現在也想不明白,還有這些鄉鎮干部是怎么把天線通道市里去的?也不知道他們在上級領導那兒說了我們什么,上級領導說我們在安民村做的事太過張揚,讓我一定要終止在安民村的行為,不準再干那些影響當地干群關系的事。”

    “那接下來該怎么做?”見唐青青已經在上級領導的壓力下服軟,曾一飛便更加關心這個倔強的姑娘接下來會怎么做。

    唐青青說:“雖然上級領導不讓我們繼續大力度號召村民,但我們還是得把海產養殖場地的面積的工作搞清楚吧,其他的田地山地面積的丈量就不能像以前那么折騰,找幾個村民配合考察,不把影響擴散就是。”

    見她已經服軟,曾一飛舒了口氣:“這樣也好,只要多花點力氣,還是能把我們的工作干好的。”因為上級領導的壓力,唐青青對工作上的事已沒什么信心,她嘆息道:“我現在才明白,真正想為群眾做一點事,真不是光靠**就可以的。”

    曾一飛挺想安慰下唐青青低落心情,但他此時卻不知道應該說什么。

    AA2705221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