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之道

作者:逆天

    接過電話,唐青青字腔正圓地說:“你好于副處長吧?我要向你反應下你處曾一飛同志的工作問題,希望你幫我提醒下他。”

    于世杰狐疑地說:“小唐同志你說吧,要是一飛跟你配合的工作中不盡心盡力,我一定勒令他改正。”

    唐青青說:“我要說的曾一飛的問題有兩條。第一該同志在工作中畏手畏腳,應該維護群眾利益時經常怕得影響當地干群的關系而不敢說真話;第二,在觸及到鄉鎮干部的利益時,曾一飛總怕和鄉鎮干部鬧矛盾,這是極端的官僚主義。希望于副處長能幫我勸勸曾一飛,不要因為怕觸及到某些領導的利益,而裹足不前。”

    于世杰以為從唐青青嘴里得到些曾一飛的把柄,沒想到聽著唐青青說這么久曾一飛倒一點問題也沒有,鬧得勇山鄉鎮干部不爽的都是她唐青青的問題。于世杰討了個沒趣,匆匆掛了電話。

    聽完唐青青和于世杰的對話,曾一飛心想唐青青還會為自己解圍啊,不禁感激了起來:“小唐同志,剛剛……”

    “是不是我在你領導面前告你的狀,讓你對我有什么意見啊?”

    “你剛剛怎么知道幫我向我領導解釋的?”曾一飛意外地問。

    “你把手機的揚聲器都給打開,難道不是為了讓我聽到?”

    被人看穿自己的小伎倆,曾一飛有點不好意思,他本想找理由解釋,但唐青青卻轉身進入她的臥室。

    曾一飛也跟了過去。

    唐青青的房門沒關,剛走到門口曾一飛就看見她端坐在辦公桌前,認真整理著在海上收集出來的數據。

    她現在洗完澡,上身穿了件紅色的絲質的對開襟的襯衫,前面微微開了一粒扣子,露出了漂亮**的脖子和胸衣的輪廓。下身是條淡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裹在細長的猶如仙鶴一般的**上,腳下是一雙黑色高跟拌帶涼鞋。這身裝扮雖說不上**,卻非常的迷人,透著一股年輕女孩特有的味道。

    兩人寒暄了一番,唐青青突然問:“你今天在海灘上的動員說明你的能力不小,可在于世杰向你發出質問時,你卻不去解釋你的動機呢?”曾一飛自嘲地笑了笑:“我不解釋自然有不解釋的理由咯。”唐青青說:“你不說我也知道你的理由。”曾一飛突然產生了跟唐青青聊天的興趣:“這么說你很了解我?”

    “跟你搭檔前我了解過你的情況,我還知道你在單位混的不如意,所以你來到觀澳鎮鎮處理工作時才放不開,因為你怕得罪人。”

    “看來你很了解我。”

    “我只是希望你能盡力幫我維護群眾的利益。”

    看著一本正經的搭檔,曾一飛越發越覺得她不簡單。至少她所表現出的素養和氣場,絕不是一個剛進市政府的人所能具備的。她身上的這股子氣勢更像長期熏陶出來的。

    不得不承認,她身上的這股子浩然之氣感染到他。

    曾一飛微微一笑:“你放心,該保護群眾的利益時,我一定挺身而出,我不怕得罪人。”唐青青滿意地說:“你有這樣的態度我很高興,我有個問題想問你,那么多群眾請我們吃飯你都拒絕,為什么要去蔡老師家吃飯?”見唐青青不解的樣子,曾一飛卻不馬上回答,而是笑了笑繼續問:“在今天收集的數據中你發現什么問題嗎?”

    “你是說有人多報海產養殖場地面積的問題吧?可蔡老師能幫我們核實這些問題?”

    “嗯,蔡老師是個實在人,我估計這村里就他幫得上咱們了。”

    “但愿你看人的眼光是對的。”

    “走吧,蔡老師估計把午飯都給我們做好了吧。”

    蔡仁軍雖是教書的,但他家還從事養海蠣種紫菜的工作,所以對田里和海里的事比較熟悉,對誰誰誰家占據的海產養殖場地的數目也多少了解。曾一飛和唐青青此番去請教他自然找對人。

    到了蔡家,蔡仁軍的愛人已經把幾碗裝好的面條端到桌面上。在蔡老師熱情的招待下,饑腸轆轆的兩人很快把午餐解決。用過午餐,唐青青就把在海里收集的數據拿出來讓蔡仁軍幫忙審核,并向蔡仁軍表示一些疑問。

    看過數據,蔡仁軍很快就指出幾戶人家多報數目,并且還說出理由:“小唐領導你看啊,這薛錦添家的13畝紫菜養殖場面積,和14畝海蠣養殖場面積的上報就有問題了,從薛錦添父親開始他們家在村子里就因為在縣里做生意不再從事海產養殖,就這么個富有的主兒哪會勤勞到開辟27畝養殖基地?還有這個丁春亮,他們家一直都是鎮上的干部,自從他哥丁春明還沒當副鎮長的時候,他們家就在東江市里生活了,你問他們家的人紫菜海蠣是怎么養出來的,他們哪知道啊?這樣的人家能有30畝的海產養殖場……”

    當蔡仁軍指出問題后,唐青青的目光就看向曾一飛,漂亮的眼睛里閃爍著一種異樣的光芒。

    曾一飛回了唐青青一個理解的眼神,接著才把目光專線蔡仁軍說:“對了蔡老師,看過其他村民的養殖基地都只有3到4畝,有的甚至才幾分,這些村民應該不會有問題吧?”

    蔡仁軍說:“其他村民匯報的面積應該沒什么問題,蔡少敏家的2畝紫菜養殖場,從他父親那時候就開始開辟的,還有幾家田樹軍家的6畝海蠣養殖基地和10畝紫菜養殖基地面積看起來很多,但他們家人口多啊,都是從父輩時期就開始開辟的……”

    “曾一飛選出來的那八人我們不是動員過了嗎?這八人怎會給這些人多報?”一邊的唐青青也問出了這個關鍵的問題。

    蔡仁軍說:“我看過這些多報面積的人了,他們都和丁春明和薛建國有點親戚關系,對于他們多報面積,那幾個年輕人不敢說什么,鄉鎮干部管著村里的一切命脈,比如計劃生育啊,比如干一些事情打個證明啊,甚至連結婚都需要相關干部的證明,那些臨時丈量人員哪敢指出那些人多報面積呢?”

    唐青青問曾一飛接下來應該怎么辦?曾一飛想了想,說:“這個好辦啊,先請蔡老師幫忙把沒有問題的村民上報的數據登記一下,其他確定不了的,咱再發動一次群眾互相監督嘛。”

    蔡仁軍也支持曾一飛的想法:“小游領導選出來的八人都是我教過的學生,我也可以去做他們的工作,讓他們幫忙確定誰家多報。多報面積的家庭和沒問題的家庭上報的補償面積數據確定了,剩下的數據就好搞了。”

    正認真確定核實數據的辦法時,唐青青突然雙手緊緊地按著腹部,咬著嘴唇,臉色蒼白。像是突然得了什么急病。

    “你不舒服?”發現唐青青的不對勁,曾一飛關切地柔聲問。

    “沒事。”她痛得咬住嘴唇,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

    “都痛成這樣還沒事?我去叫輛車子送你去醫院。”曾一飛坐不住了。

    “不用,我休息下就好……啊……”

    見唐青青痛苦不堪,曾一飛不禁想到當初在洋江縣偶遇馮妙影的情景,當時馮妙影也是這幅痛苦的樣子,雙手按在肚子上,痛得臉色蒼白,甚至直不起腰。這到底是什么病呢?張副主任和唐青青的病癥是一樣的嗎?

    看著唐青青額頭上冒出的汗珠,曾一飛再次關切地問:“小唐,就是不去醫院,你也得讓我去給你買藥啊,告訴我你這是什么毛病吧。”

    “買什么藥都沒用,我每個月都會這樣,習慣了……啊……”話沒說完,她就又疼的咬了一下嘴唇。

    在曾一飛為唐青青的病癥擔憂時,一邊的蔡仁軍突然開口說:“小唐領導,先去我閨女的房間躺下吧,我讓我愛人給你煎副草藥喝吧,喝了我愛人給你燉的草藥,我保證你的癥狀就能解決一點了。”

    曾一飛有些狐疑:“蔡老師,古人都說是藥三分毒……”

    蔡仁軍道:“小唐領導剛剛不是說她每月都會痛苦一次嗎,剛剛她一直捂著肚子是因為肚子**最**,因為這種**是帶著**性,加上伴有頭暈、乏力等癥狀,所以才會出現臉色蒼白、額頭出冷汗的癥狀啊。我猜她這是痛經發作了。”

    蔡仁軍老師的描述,和馮妙影當時痛經發作情況一樣,于是曾一飛才知道當初馮妙影為什么不讓他把她送去醫院,敢情人家這是難言之隱啊。

    曾一飛把臉轉向了唐青青,帶著一絲疑惑問:“小唐同志,你真的是因為……”

    唐青青不等曾一飛問完,就紅著臉說:“嗯。”

    喝下蔡仁軍愛人送來的湯藥,唐青青痛苦明顯減小,確定蔡家的草藥對治療痛經有用,曾一飛決定要點中藥拿回濱江送給馮副主任。若這藥真的能治好馮副主任的痛經問題,說不定馮副主任對他游得另眼相看。這可比送錢靠近馮副主任又有效的多。想到這里,他開始激動了起來。

    在唐青青休息的當兒,曾一飛向蔡老師提出要草藥,并借口說自家妹妹也經常痛經。蔡老師樸實地笑了笑,表示小游領導為大家辦了這么好的實事,想要草藥算不了什么,隨時來拿都行。

    AA2705221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