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遷之道

作者:逆天

    觀澳鎮副鎮長胡建國在二十分鐘后就趕到安民村,當曾一飛和唐青青看見胡鎮長時,才發現原來胡鎮長竟剛才在村頭被村民圍住討說法的那名干部。 此時胡建國并沒開車來,而是帶著個矮胖的年輕人一路小跑到曾一飛和唐青青跟前的。

    “你好,你一定就是市政府派來的曾科長吧?”胡建國一停住腳步就笑瞇瞇地朝曾一飛伸出手來,一套動作一氣呵成。

    曾一飛握住胡建國的手說:“你好,我就是曾一飛。”

    和曾一飛打完招呼,胡建國把臉轉向唐青青,瞇著眼睛笑著說:“小唐科長您……”

    唐青青一想起胡建國剛剛甩開群眾的情景,就心生厭惡,她不冷不熱地問:“胡鎮長,你剛剛好像開車來的吧,現在怎么走路了?”

    胡建國身邊矮胖跟班搶先一步笑道:“領導,安民村的村民太刁鉆,鎮長的車子要是開到村道上,他們一定把車子圍住,到時又得跟我們吵這吵那的。所以我們把車子停在隔壁村,距離這兒不遠哩。”

    唐青青說:“你們是人民群眾的干部,可你們卻害怕人民群眾,既然害怕接觸人民群眾,為什么讓人民選你們當干部?”

    唐青青的話給胡建國造成不小壓力,為緩解這種壓力,他將將臉轉向矮胖青年罵道:“混賬王八蛋,我們是人民選出來的干部,怎能害怕人民?你這樣的態度是很不行的,下次再說這樣的話,小心我讓你打包走人。”說完又把臉轉向唐青青說:“唐科長,這小徐不會說話,我們把車子停在隔壁村,是因隔壁村到這有段路不好開車,所以……還望理解啊……”

    曾一飛覺得胡建國這貨也許能幫著把安民村的事早做了結,便為他解起圍來:“胡鎮長,我和青青同志坐了一早車,得好好休息,請你先幫我們在村里安排下住的地方吧。”

    胡建國說:“再過半小時就是吃飯的點,我先讓人在鎮上備好酒菜,先去吃飯怎么樣?”說完就拿起手機準備張羅。

    但胡建國才按了幾個號碼,唐青青就打住說:“胡鎮長,我們中午吃點東西對付下就行,你幫忙安排好我們在的住處行,其他不用張羅。”

    胡建國諂媚地說:“那哪成,村里條件不好,不適合兩位領導住,這樣吧,我給縣里的招待所打電話,讓他們……”

    “我們是來工作的,你把住所安排好就行,要是真需要你幫忙我會給你打電話。”唐青青想都沒想就打斷胡建國的話。

    唐青青一番不冷不熱的態度表現下來,胡建國只能照辦。

    接下來,胡建國打電話叫來一個女文書,讓她把村大隊部三樓騰出來,用以安頓曾一飛和唐青青。

    村大隊部是幢五層洋樓,外面貼著橙黃色的瓷磚,算的上安民村最為氣派的建筑。三樓一共有六間房子,因平日沒人住也就沒備床單,胡建國就讓女支書從家里抱來兩床棉被和被單,又讓村里的女干部幫著收拾出兩間房。算是給市里派來的兩位瘟神一個安頓的場所。

    休息地方確定,胡建國就瞇著眼睛對曾一飛和唐青青說:“兩位領導,本來我們是準備給你們在縣里張羅住處的,既然你們說公務要緊,那我就不費那個心,村大隊算是安明村最能拿得出來招待的地方,如有招待不周的地方還望兩位領導見諒。”

    唐青青對胡建國的客套有些反感,就把話題轉移到正事上:“麻煩胡鎮長先把安民村的海產養殖場地補償、山地征用補償、田地征用補償的數據給我準備下,我先看看這方面的資料。”

    胡建國對女文書說:“趙芳,賠償數據都是你在管著,你去給兩位領導拿一份去吧。”

    女文書按胡建國說的去做。

    女文書一走,胡建國又張羅著說帶兩位領導去吃飯,但被唐青青給拒絕,唐青青除了拒絕胡建國的吃飯要求,還很干脆地把胡建國打發走了。

    胡建國一走,女文書趙芳送來兩份賠償表,唐青青將趙芳打發走,就先坐在鋪上讓曾一飛跟他一起看趙芳送來的材料。

    曾一飛仔細看了一遍就發現貓膩,比如很多村民的海產養殖場地連10分的養殖場地都不到,再看看山地補償和田地補償的數據也是如此,村民們所占據的田地山地也少的可憐。村民們除了種地,還有養殖海產的收入,紫菜養殖場地、海帶養殖場地、海蠣養殖場地,此番被征用的海產養殖場地面積總和有2000多畝,一共涉及400多戶人家,按理說沒見每戶所占有的海產養殖場地平均在5畝左右,可安民村出示的這個賠償數據表中,每家每戶所占有的數據竟少的可憐。顯然,安民村的干部們隱瞞了一部分的山地田地以及海產養殖場地的數量。

    曾一飛將臉轉向唐青青,發現她已經拿著手機計算完表格上的數據,便問:“青青同志,發現什么情況沒?”

    “這些干部太黑了,2000多畝的海產養殖場地賠償的金額都快上億元,到村民手中兩萬不到。我們一定要拿出有用的證據,讓這些人把吃了群眾的東西都給吐出來。”

    曾一飛見唐青青表現的正義凜然,遂道:“青青同志,這是人家龍島縣的事,再說組織只是……”

    “組織讓我們負責龍島縣的工作,我們就該把情況了解清楚,這些人如此侵占集體的利益,都已經到了令人發指的地步,不讓這些蛀蟲把吃群眾的吐出來,那群眾的利益怎么辦?”

    在唐青青再次憤然地說出這些話,曾一飛深深地體會到她身上的固執和狂熱。

    這兩種品質讓他欽佩而又頭疼。

    傍晚六點多,副鎮長胡建國帶著村長薛學禮拉著一皮卡車的“慰問品”到村大隊找曾一飛和唐青青。

    一見到曾一飛和唐青青,胡建國就一臉熱情地說:“兩位領導,下午在安民村考察的如何啊?”也不等曾一飛回答,就讓薛學禮快點把東西搬進村大隊,說領導來村里考察不容易,可不能讓領導餓著肚子考察工作,這些東西是給兩位領導特意準備。

    當薛學禮把東西搬下車時,曾一飛發現車上的東西還挺多,有兩箱啤酒、一箱果汁飲料、一箱方便面、兩大袋用超市袋子裝著的零食,以及一大堆的頂級牛排和豬肉之類的食物。看著胡建國和薛學禮客氣的樣子,曾一飛知道,中午唐青青的強硬態度讓他們感到壓力了。

    唐青青看過安民村的有貓膩的賠償數據,對當地干部非常厭惡,見曾一飛和胡建國薛學禮打的火熱,她對曾一飛丟下一句“我還要去核查數據,你在這兒陪著吧”,就跑樓上去了。

    唐青青一走,胡建國笑瞇瞇地湊上來說:“曾科長,你也難得來一次觀澳鎮,我建議晚上找個地好好喝上幾杯如何?”

    工作剛開始,不適合和這兩人打得太火熱,曾一飛婉拒道:“胡鎮長,晚上我們開得為今天下午考察的情況開個臨時會議的。我現在若跟你們去喝酒,胡科長那邊可就生氣咯。”

    “哎,曾科長,難得有這樣的機會,如果……”“既然能認識你們這兩位朋友,這酒當然要喝,但喝酒也得等有時間再喝嘛。”曾一飛再次陪笑,“等我騰出時間,只要還在龍島我就請兩位領導吃飯如何?”

    陪著丁薛二人扯皮了一通,曾一飛送走倆人,臨走時胡建國還建議將女文書留下負責給曾一飛和唐青青做飯,但曾一飛考慮到唐青青肯定不會答應,就找理由婉拒。

    上了三樓,曾一飛發現唐青青房間的門沒關,此時她穿著件白色格子襯衫和一條黑裙,正端坐在桌前看資料,她很投入,甚至連身后有人正在細細打量她都沒發現。

    比起唐青青的工作**游中民顯得懶散,曾一飛只想把考察好的數據呈交市政府了事,當唐青青表現出及其認真的樣子時,他最擔心的是胡潤宇在工作中太認真,那樣則意味著他將在安民村這鬼地方呆的更久。

    翌日上午,唐青青提出召集村民,重新丈量每家每戶的海產養殖場地面積。她說村干部給的數據是假的,只有讓群眾把屬于自己的海產養殖面積在報出來,才能從真正的意義上保護群眾的利益。 曾一飛覺得要重新勘察海產養殖場地,得和村干部接洽一下,不然當地干部要是借此做文章可就授人以柄。但唐青青卻說為群眾做事怎能前怕狼后怕虎?并堅決表示她要發起這一場運動。

    曾一飛和唐青青共事一天,知道她的個性,對于她提出的想法,他只好點頭答應。唐青青得到曾一飛的支持便到二樓找喇叭去。

    喇叭聲很快在村大隊的上空響起,得知市里派來的兩年輕人要為群眾做主,并提出重新丈量海產養殖場地,群眾很快就穿好雨褲雨靴聚集在村道上,場面好不壯觀。唐青青開始對村民進行集體講話。講話的內容很實際,就是動員大家配合好她和曾一飛重新把各戶占有的海產養殖場地面積搞清楚,讓大家的切身利益不受個別不良心思者侵占。在動員講話中,除了告訴村名濱江市政府對他們切身利益的關心和重視,唐青青還給村民講了征地賠償的相關法規,告訴村民應該如何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

    唐青青看樣子對人們的支持很享受,她時不時地跟和她交流的群眾說一些鼓勵的話,時不時和群眾握手。而曾一飛的心里很清楚,今天唐青青所發動的這場“運動”,若沒得到領導的支持,到頭來終究是鬧劇一場。

    AA2705221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