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得了方繼藩的保證,大家心定下來。

    方繼藩這個人,還算靠譜的。

    弘治皇帝像是如釋重負一般,面容也放松了幾分,道:“這么說來,寧波府的賑濟錢糧就不必發放了,這樣也好……”

    這事既然說明了,自也沒方繼藩什么事了,說著,方繼藩便告退了。

    等方繼藩一走,頓了頓,弘治皇帝又道:“朝鮮王請見,諸卿怎么看?”

    別看后世的影視劇里,似乎但凡是開朝的時候,君臣們都是正式無比,往往都是數百上千人聚在一起,有板有眼的商討著國家大事。

    可實際上,君臣也是人,只有在廷議的場合才會如此,而且幾乎廷議之上,數百上千人湊在一起,其實屁事都議不出來。

    任何的權力運作,都會在小圈子里運行!

    “臣有一事想奏。”說話的,乃是禮部尚書張升道:“近來有大儒文素臣……”

    文素臣……

    弘治皇帝似乎覺得有些印象:“是寫《蘇河賦》的文素臣?”

    “正是!”

    劉健等人俱都沉默。

    這個人是個名士,在江南一帶很有聲望。

    據說前幾年來了京,在京里講授承程朱理學,他指斥朝綱、力排佛老,名聲顯赫。

    禮部尚書張升繼續道:“近來他抨擊新學,說是要和方繼藩一論高下。”

    “噢。”弘治皇帝點頭,似乎也沒太在意。

    “方繼藩提都沒提,料來方繼藩只是將其當做笑話看待吧。”

    “方繼藩理應是不知道的。”劉健笑了笑道:“說起來,那文素臣還真未必敢和方繼藩辯論。”

    “為何?”弘治皇帝一臉驚奇:“難道方繼藩會吃人嗎?”

    “不會吃人。”張升深深地看了弘治皇帝:“可是會揍人……”

    一下子,大家就恍然大悟了。

    這就不奇怪了。

    難怪新學出現之后,竟是沒有鬧出什么大事來!

    按理來說,這有點不太符合往常現象呀!這么多程朱理學的大儒,居然沒有一個人跳出來對方繼藩破口大罵!

    若是在從前,關于這樣的爭議,早就不知多少大儒、名士要和新學說一較高下了。

    大儒們畢竟還是靠講道理吃飯的,可若是沒來由,胸中的滿腹經綸還沒開口,就直接的一個大耳刮子打過來,雖說對方可能臭名昭著,可自己也斯文喪盡了。

    “想來他們正在想要的,是和王守仁一辯高下,所以暗中誹譽方繼藩是假,讓其弟子王守仁接受挑釁是真。”

    弘治皇帝頓時就明白了。

    張升接著道:“王守仁乃方繼藩最得意的弟子,這一點,方繼藩在許多場合都說過,這王守仁可謂盡得方繼藩真傳,若是能使王守仁啞口無言,那么文素臣的目的也就達到了。王守仁既為方繼藩的門生,豈會使師門受辱?定當與他一辯雌雄。可文素臣乃是當世大儒,王守仁年輕,定不會是他的對手。”

    弘治皇帝似笑非笑地道:“噢。”

    他倒是對此有些興趣了,可與此同時,對于文素臣的算計,頗有些不喜。

    不過大儒歷來如此,若能借著辯倒王守仁的東風,這文素臣的名聲,也就越發的顯赫了。

    “還有一事……”說到這里,張升看了一眼劉健:“文素臣似乎還抨擊了舉人劉杰。”

    這次說到的是自己的兒子,劉健倒是依舊神色泰然。

    他早被不少大儒抨擊過了,可以說是習以為常,不過自己的兒子好端端居然被人罵了,他雖沒有什么表情變化,心里卻也略有不滿。

    “劉杰雖立大功,可聽人說,來天津衛時,劉杰對朝鮮國王李懌甚為倨傲,李懌乃一國之主,而我大明德被天下,文素臣認為,新學舉人劉杰為欽使,對李懌不恭,是霸道,而背離了我大明施行王道的本意,若是傳出去,只恐為四方萬國所笑。”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