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其實……以對歷史的研究而言。

    朱厚照確實是個很奇怪的人。

    這使得歷史上,對于他的評價,幾乎是兩個極端。

    一方面,在大臣們眼里,這人的名聲,其實和當初的方繼藩也好不到哪里去,純屬人渣。

    可另一方面,一場擊敗當時歷史上著名大戰,卻一下子卻使人對這個明武宗,有些犯迷糊了。

    大同之戰,韃靼部崛起的草原雄主虎視眈眈,而明武宗居然能指揮若定,將其擊潰,這……實在令人大跌眼鏡。

    幾乎可以想象,為了這一場大戰,朱厚照花費多少精力在準備功課,沒有人天生就是英雄,也沒有人敢說自己,不需任何的經驗,就可以擊敗當時草原上,幾乎百戰百勝的一代雄主。

    因而,任何人都可以想象,為了這一戰,朱厚照勢必在半生,花費了無數的心血,去不斷的修訂作戰計劃,去了解大明的軍制,去熟悉周邊駐軍的狀態,甚至,他遠在京師,已**透了邊鎮上,每一個將軍的好壞。

    這都需無數的積累,花費無數的時間,很多時候,叱咤沙場,不過是數日的榮耀,可在這榮耀的背后,卻是十年如一日的苦功。

    因此,方繼藩不得不承認,朱厚照是個極聰明,卻非常有忍耐力,堅定而執著的人。

    他認準了一件事,后宮的佳麗三千,不能磨滅的他的心志,大臣們的苦勸,也無法動搖他的決心,他可以為一件事,花費一生的努力,他有著極大的遠見,認為朝廷對瓦剌部的仇恨,勢必會導致韃靼部的崛起,一旦不能給予韃靼部重創,遲早有一天,大明將會付出沉重的代價。

    他勢必會有一種超強的忍耐力,他可能可以對著輿圖,一呆就是一天的時間,可能為了熟悉邊鎮的將軍,以及各部的兵力部署,可以來回翻看無數來自邊鎮的資料,以至廢寢忘食的地步。

    就如……他在西山書院所做的那樣。

    他這并不是愚蠢,只是單純的固執。

    居然……被這小子看穿了。

    方繼藩心里苦笑,卻依舊保持著微笑,然后,矢口否認。

    朱厚照卻不以為意,似乎沒有因為方繼藩的否認,而有什么情緒波動,他笑了:“無論你是什么人,這都不打緊,你是老方,我是小朱秀才,咱們是兄弟呢。不過……你為啥要養豬,你這啥意思,我總覺得,你故意埋汰我。”

    一說到養豬的事,朱厚照便開始唧唧哼哼起來,方繼藩覺得他像小豬佩奇。

    既然太子殿下都交了心,方繼藩便不得不乖乖說出自己的想法了:“殿下,屯田的目的是為了什么?”

    “人人有飯吃。”

    方繼藩笑了笑:“可將來,若是糧食大量的增產,人人都有了飯吃呢?”

    “……”朱厚照歪著頭,開始瞎琢磨。

    眼看著暖閣要到了,方繼藩告訴他答案:“那么,人要吃肉,總不能當真吃一輩子土豆泥吧,無論是牛羊,都不適合圈養,出肉率太低了,將來我們會有許多的余糧,有了余糧,可以將其轉化為肉,人吃了肉,才會有強壯的體魄,有了強壯的體魄,才是大明未來的根本啊。”

    “你的意思是……為咱們將來橫掃大漠……”朱厚照眼睛發光。

    方繼藩笑吟吟的看著朱厚照:“文景之治之后,才會有武皇帝橫掃匈奴,若無文景之治,哪里來的霍去病呢?一個冠軍候的背后,是堆積如山的糧草,是數不盡的強壯漢軍啊。”

    “殿下將臣當做兄弟,臣也視殿下為手足,這句話是臣掏心窩子的話,真的,可以用人格擔保。”方繼藩很真誠的樣子,眼里真情流露。

    朱厚照背著手,饒有興趣起來:“你繼續說下去,來來來,且先別去見父皇了,你我惺惺相惜,先尋個地方好好說。”

    “這個……不好吧。”

    朱厚照興沖沖道:“朝聞道、夕死可矣,讀書人不都這樣說嗎?”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