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敗家子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方繼藩心里興奮極了,卻見鄧健還在,便笑了笑,恢復了敗家子的本色:“陛下鴻恩浩蕩,只不過……只不過……”

    “只不過什么?”小宦官義正言辭,對方繼藩一丁點好臉色都沒有:“嘿嘿,咱自然知道,方家的公子,是絕不肯去的,咱也聽說,前年的時候,你父親南和伯要人抬你去,你也死活不肯。可咱丑話說在前頭,咱是奉旨前來,就算是綁,也要將你綁了去。”

    他目光如毒蛇一般的盯著方繼藩,似乎不解恨,壓低了聲音,繼續道:“你別看你們方家乃是伯爵,可在咱眼里,又算什么呢,你以為你爹靠著刀槍,蒙了陛下的賞識,就可無憂,實話和你說,陛下怎么看你們這一對父子,還得靠身邊的人,在這宮里頭,誰靠著陛下最近呢?嘿……”

    方繼藩曉得這小宦官是一朝得志,正想炫耀自己的權威,威脅自己,便嘆了口氣:“不去就要綁人,還講不講道理了?”

    “那你就試試看。”小宦官瞇著眼,惡狠狠地瞪著方繼藩,一副咱們這個仇,算是結下了,以后走著瞧的樣子:“你姓方的,也配跟咱講道理?”

    方繼藩卻是笑了,眼中飛快的閃過一抹光芒,接著徐徐的走到了那柳木桌前,這桌上是幾個茶盞和茶壺,他取了一副空茶盞在手中把玩。

    小宦官不耐煩了:“方公子,你還要磨蹭到什么時候?”

    方繼藩竟朝他詭異一笑,這敗家子,竟突然給了小宦官一種溫潤如玉般的翩翩公子模樣,小宦官以為這是錯覺,恍惚了一下,果然,方才那溫文的模樣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惡意,他見方繼藩的眼中射出一絲寒芒,緊接隨后,手中的茶盞從手中脫出,直飛小宦官的額頭。

    啪……

    茶盞被方繼藩狠命一砸,正中小宦官額頭,小宦官大叫一聲,額頭上立即流出殷紅的血來,小宦官的腦子嗡嗡作響,整個人呆住了。

    瘋了,瘋了啊。

    小宦官頓時咬牙切齒,厲聲咆哮:“姓方的,你敢毆打……毆打欽使,你好大的膽子……你這是想要做什么?你……”

    他捂著額頭,嗷嗷大叫。

    方繼藩卻朝他一笑,一副渾然不在意的樣子,取出湘妃扇,徐徐的扇風,然后一字一句地道:“我方繼藩就不信,你有種敢綁我!”

    小宦官徹底的懵了。

    挑釁,這是"chi luo"裸的挑釁。

    額上已是起了血泡,小宦官疼得面色扭曲,而且最重要的是,方繼藩居然敢說自己沒種,上一次罵自己沒**,這一次……

    他厲聲咆哮:“咱不敢綁你?你說咱不敢綁你?咱若是不敢綁你,這姓便倒過來寫!”

    他一**額頭,疼的齜牙,這家伙下手還真是狠,以至茶盞碎裂,有碎瓷嵌入了額上的皮肉,他**了額頭的手濕**的全是血,他發出嘶吼:“來人,來人,將他綁了,綁了!”

    外頭有小宦官帶來一起公干的親軍,一見這陣仗,也不敢遲疑,箭步沖進來,二話不說,取了繩索,將方繼藩制住。

    小宦官還不解恨,他心里清楚,這一次公干,發生了這樣的事,當然可以回宮里去告狀,可對陛下而言,方繼藩固然有罪,自己呢,自己這點小事都辦不了,多半將來自己的前途也沒了。

    所以不能回宮告狀,只好綁人了,你方繼藩不是說咱沒種嗎,咱就有種給你看看。

    他取了繩索,趁著兩個親軍將方繼藩知制服的功夫,將方繼藩綁了個結結實實,方才覺得解恨了不少。

    方繼藩倒是老實,任他綁了,等這小宦官將方繼藩五花大綁起來,方繼藩忍不住直翻白眼,太監果然就是太監啊,綁個繩,你妹的還打蝴蝶結。

    小宦官像是出了一口氣的樣子,命人押著方繼藩前往親軍都督府。

    這所謂的親軍都督府,有別于五軍都督府,號稱轄制親軍二十六衛,是禁軍中的禁軍,不過都督府名存實亡,只是一個花架子,主要的職責只是負責協調二十六衛罷了,當然,也負責校閱。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