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琪的禮物

作者:歐·亨利

一個人為了還上從好友那里貸來的錢,不惜出去搶劫,雖然沒有成功,但故事結尾很圓滿。

那個年代的養牛人,都是上帝的寵兒。他們控制著成片的草原和牧場,擁有大量的牛群,完全有能力購買鍍金的馬車。他們無法躲避這來勢洶洶的金錢,甚至連自己都不知道為什么會有這么多錢。富有的他們,一般只會買一些奢侈品,像表蓋上鑲著許多巨大的堅硬寶石的金表,還有嵌著銀釘而且配著安哥拉皮墊的馬鞍。此外,他們還會請大家去酒吧喝威士忌。他們生活得非常**、愜意。

而另外一些人,他們花費錢財的途徑就很多了,因為他們娶了老婆。這些女人絕對不會隱藏他們揮霍金錢的本領。她們只有在情況不好的時候,才有可能隱藏這種本領,可是,一旦條件改善,她們馬上就又會大肆揮霍。

“大個子”比爾·朗利原本住在弗里奧河畔一個用木條圍成圓形的農場里。農場的周圍長滿了櫟樹。可是他無法忍受妻子無所顧忌地花錢,所以,他被迫離開了農場,去城里尋找成功的樂趣了。如今,他已經有了五十萬元的財產,而這個數目還在增加。

營地和草原的艱苦環境磨煉了“大個子”朗利。他迅速地從一名養牛人變成了農場主,主要是因為他有著聰明的頭腦,長著一雙能快速找到無主小牛的慧眼,當然,還有他很節儉也很幸運。隨后,幸運女神非常小心地穿過種種障礙,將豐饒之角放在了他的牧場門口,緊接著,牛的買賣就興盛起來了。

在這個國家的邊遠小城查帕羅薩有一幢豪宅,那是朗利的。紛繁復雜的社會生活將他緊緊地套住,他儼然就是一個俘虜。就像是命中注定的一樣,他必然會成為當地非常顯赫的人物。剛開始,他就像一匹剛被關進馬圈的野馬,抗爭了很長時間,可是,不久之后,馬鞭和馬刺就被他高高掛起來,他接受了這樣的現實生活。他創建了查帕羅薩第一國民銀行,這主要是因為在那段時間,他不知道該干什么。就這樣,他成了總經理。

一天,第一國民銀行迎來了一名客人,只見這名客人戴著一副眼鏡,鏡片厚得像放大鏡一樣;看樣子,他很有可能患有腸胃病。他將一張非常氣派的名片遞給窗口的出納員。過了五分鐘,賬目稽查指揮著全體工作人員緊張地忙碌起來。

杰·埃德加·托德先生,他可真是一位工作非常認真的稽查!

賬目稽查檢查完賬目,戴上帽子,來到小辦公室,接著,請來了銀行總經理朗利先生。

朗利用他那很深沉的語調慢吞吞地問道:“唔,您感覺怎么樣?您是否在這些賬目中發現了什么可疑的地方?”

托德說:“朗利先生,您的賬目做得還是很清楚的。貸款也基本上是符合規定的,但是,有一張票據做得是漏洞百出,令我沒有想到的是,它居然能差勁到這種程度!我想,您肯定還沒有意識到這種情況是非常嚴重的。我說的就是托馬斯·默溫借走的那筆一萬元活期貸款。這筆貸款的數目明顯超過了銀行發放個人貸款的最高額度,更嚴重的是,這樣的一筆貸款居然既沒有擔保也沒有抵押!因此,從兩個方面來說,您都嚴重違犯了國民銀行法,您隨時都有可能被政府送到刑事法庭的被告席上。我是有責任將這件事報告給貨幣審計處的,如果我真的這樣做了,那么我相信他們一定會交給司法部處理的。現在,您應該明白這其中的利害關系了吧?”

朗利修長的身體慢慢地靠向轉椅的椅背。他雙手托住后腦,側目看著賬目稽查。令稽查感到奇怪的是,朗利不僅沒有緊張,嘴角反而輕輕揚起,淺藍色眼睛里透露著善意。稽查暗暗想著:如果朗利真的意識到了這件事是如此的嚴重,他還會是這樣的臉色嗎?肯定不是。

朗利和善地說:“我確實知道這是一筆只有默溫的一句承諾,而沒有任何抵押品的貸款。您之所以認為問題非常嚴重,并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因為您根本就不知道托馬斯·默溫。我一向認為,一個非常講信用的人的話,就是最好的抵押品。我也知道政府肯定不認同我這樣的想法。既然是這樣,我只好去找一趟默溫了!”

托馬斯的腸胃病是不是突然發作了?好像是的。他透過“放大鏡”,吃驚地看著這位曾經是養牛人的銀行家。

朗利想趕緊處理好這件事,有點不在乎地說:“默溫聽說了一個消息,在里奧格朗德巖石津,有兩千多頭售價僅僅八元的兩歲小牛要賣。可是這批牛為什么會以這么低的價格賣掉,而且還這么著急呢?我想這是老萊恩德羅·加爾西亞走私進來的。默溫和我都很清楚:在堪薩斯城,這群牛能以每頭十五元的價格賣掉。我把一萬元借給了他,那是因為他只有六千元,只差這一萬元!三周之前,他的弟弟埃德已經將牛趕去賣了,這幾天隨時可能回來。也就是說,默溫這幾天就能還上貸款了。”

稽查好像是被嚇到了。他也許應該馬上去給審計處發一封電報,將這個情況上報。可是,他并沒這么做,而是跟朗利談了三分鐘,把他的顧慮完全說了出來。在這之后,朗利終于知道,這場災難正在悄悄地向自己逼近。可是,稽查還是給了朗利一段時間,讓他趕緊處理好這件事。

他對朗利說:“今晚,我要去查希爾臺爾的一家銀行。我明天十二點回來,到時候,還會再來找你。要想我不上報這件事情,就必須在我回來之前處理好這筆貸款。否則,我只能履行我的職責了。”

稽查說完,鞠了一躬,走了。

直到半個小時之后,朗利才從椅子上起來,點上一支雪茄,去找默溫了。默溫正坐在那兒用生皮編馬鞭。他穿著一條棕色的粗布褲子,腳搭在桌子上,看上去好像在想著什么。

朗利靠著桌子問道:“默溫,埃德什么時候回來?”

默溫沒有放下手里的馬鞭,說道:“不清楚。可是,我覺得這幾天他應該就會回來了。”

朗利接著說:“今天有一個賬目稽查去我們銀行,結果發現了你的那張借據。我也知道你是肯定不會賴賬的,可是這畢竟觸犯了銀行法。我知道你肯定能在銀行查賬之前歸還貸款,可是沒有想到,這個稽查這么快就來了。默溫,本來我想著先幫你墊上,把這張借據應付過去,可是,我的現金也不多。他給我下了最后通牒,要我在明天十二點以前把這筆錢還上,要不然……”

默溫看到朗利欲言又止,趕忙問道:“不然會怎么樣?”

“啊,我覺得應該是被政府送進監獄吧。”

默溫還在全神貫注地編馬鞭,說道:“你放心,我會努力在明天十二點以前把那筆錢湊齊的。”

朗利一邊轉身向門口走,一邊說道:“好吧!我相信,你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湊齊的。”

默溫把馬鞭扔在一旁,去了庫帕和克雷格合伙開的銀行,那是城里的第二家銀行。其實,這個城里也只有兩家銀行。

默溫見到庫帕,說道:“庫帕,我必須在明天十二點以前湊齊一萬元。我用我僅有的房子和地皮做擔保,它們的價值大概在六千元左右。不過幾天之內,我的那筆賣牛的生意就會給我賺很多錢,肯定會比這個數目多很多。”

庫帕顯然是不想借給他,開始咳嗽起來。

默溫哀求道:“看在上帝的份上,請你不要拒絕我。我欠一個銀行家一筆一萬元的活期貸款。現在他要求我歸還了,我跟他在一起牧牛、一起守林,干了整整十年。他可以要我所有的東西,甚至包括我的血液。他非常著急,必須得搞到那筆錢,而我有責任替他籌到這筆錢。庫帕,我這個人是非常講信用的,這你也是知道的。”

“你講信用自然是不用懷疑的。”庫帕敷衍地同意,“可是,你也知道,我有一個合伙人,所以我不能私自決定,給你放款。這么說吧,我們是不可能在一個星期之內把錢借給你的,縱使你現在就拿著最可靠的抵押品。因為,我們已經委托邁爾兄弟公司收購棉花,窄軌火車今晚就要運送一萬五千元的現款到羅克臺爾。非常對不起,我們手頭的現款現在也不寬裕了,我們真的不能幫上你什么忙。”

默溫只能重新回家編馬鞭。大約下午四點鐘的時候,他去了第一國民銀行。他,湊到朗利辦公桌的柵欄旁,說道:“今晚,噢,不!是明天,我會盡最大努力幫你湊夠那筆錢。”

朗利很平靜地回了一句:“那好吧。”

默溫在晚上九點小心翼翼地走出自己小木屋,這時,周圍沒有什么行人,因為他的房子坐落在郊區。默溫頭戴一頂垂邊帽子,腰里還別著兩把可以裝六顆子彈的手槍。他順著冷冷清清的街道飛快地走到同窄軌鐵路平行的沙路上,一直到距離城里兩英里的水塔的下面才停下來。他在自己臉的下部蒙上一條黑色手帕,把帽檐拉得很低。

從查帕羅薩開到羅克臺爾的火車開過來,十分鐘后停在了水塔旁。

默溫從一大片櫟樹后面站起來,走向了火車,而他的雙手各拿一支手槍。他剛走出去沒幾步,突然就被兩條結實的長胳膊從背后抱起來,摔在草地上。他的后背被一個有力的膝蓋頂住,手腕也被一雙鋼鉗一樣的手牢牢扣住。就這樣,他像個小孩子,被制服了。火車加滿了水又重新跑了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就在看不到火車的時候,他也被松開了。他站起來,發現竟然是朗利抓住了他。

朗利嚷道:“你絕對不能干這種傻事!就在今天下午,庫帕把你跟他的談話都告訴了我。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兒,是因為晚上我去找你的時候,看到你居然帶著槍出來了。我們走吧!”

他們倆肩并著肩,走了。

時間不長,默溫對著朗利說道:“無論如何,我必須得還清你的貸款。可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辦法。如果他們真的找你的麻煩,你又該怎么辦呢?比爾。”

朗利反問道:“如果你是我這樣的處境,你又會怎么辦呢?”

默溫說道:“如果不是這筆活期貸款,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竟然會埋伏起來搶劫火車。可是你也知道,我向來是說一不二。比爾,十二個小時之后,那個該死的家伙又該來找你的麻煩了。我們必須得把這筆錢湊夠,不是嗎?我們能不能……噢,你聽到了沒有?山姆·豪斯頓山姆·豪斯頓:美國軍人,政治家,1859~1961年任得克薩斯州州長。此處用于表示興奮、激動、驚訝之情。呀,你真是太了不起!”

這時,陣陣凄美但是很好聽的口哨聲穿透了黑夜,那是《牧童悲歌》的調子。默溫和朗利一前一后地狂奔起來。

“絕對是埃德……”默溫邊跑邊叫,“這是他唯一會吹的曲子。”

過了一會兒,他們就跑到了默溫的家。默溫一腳踹開大門,沖到屋子里,卻沒有注意到放在屋子中間的一只舊手提箱,結果被絆倒在地。一個年輕人正躺在床上抽褐色的香煙,只見這個年輕人皮膚被曬得黝黑,長著寬寬的下巴,雖然滿面風塵,但是很精神。

默溫氣喘吁吁地問道:“埃德,怎么樣?”

那個精明能干的年輕人流露出慵懶的神情,回答道:“還湊合吧。我剛回來,坐的是那趟九點半的火車。那批牛被我以十五元一頭的價格全賣了,一個子兒都不少。大哥,我可得告訴你:那只手提箱里現在裝著兩萬九千元的現金,以后你再也不能隨便踢它了。”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