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琪的禮物

作者:歐·亨利

他們是一對年輕的戀人,都不想讓對方放棄學業,所以各自偷偷外出打工,直到一天,兩人知道了彼此的秘密。愛是奉獻,是心甘情愿付出自己。

在你對自己的藝術事業狂熱追求的時候,再大的困難你也不會放在眼里,再大的犧牲你也不會覺得委屈,這句話是這個故事得以發展的必要保證,但這篇故事的結局卻否定了這句話的正確性。按照邏輯上的說法,這是一次論證,是一件充滿趣味的事情,但從文學上來說的話,這種論證要比中國萬里長城的歷史還要悠久。

喬·萊雷極富天賦,是一位有著卓越繪畫能力的青年,他的家鄉在中西部的平原上,那里滿是高聳入云的槲樹。在他六歲的時候,他就為村鎮里的抽水機畫了一幅畫,機器旁邊還畫有一位德高望重的村民正腳步急促地走路。隨后這幅畫被裝裱在畫框里,藥房的玻璃櫥窗里有一只結著稀疏幾個玉米的穗稈,這幅畫就掛在旁邊。喬·萊雷在二十歲的時候決定去紐約闖一闖,于是他打著領帶,佩戴著一個迎風飄揚的荷包出發了。

徳瑞婭·加魯塞斯的家鄉是一個南方的小村莊,村莊里種滿了松樹。她很早就顯露出在音樂方面的才華,六音階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不知是出于嫉妒還是贊同,親戚們給了她一些錢,并不多,希望她能在外面的世界中得到“鍛煉”。最終她取得了成功,但親戚們并沒有看到,而這也正是我們接下來要看到的故事。

喬和徳瑞婭不約而同參加了一個聚會,聚會是在一個畫室里舉辦的,他們在那里相遇了。聚會的人們相互談論著美術和音樂,各抒己見。瓦格納、奧朗、肖邦、瓦爾特杜弗以及倫勃朗的作品都是他們談論的對象。

這次相遇讓喬和徳瑞婭一見鐘情,他們都被對方深深吸引,沒過多久,這對墜入愛河的戀人便舉行了婚禮——在你狂熱追求自己的藝術事業時,沒有什么能阻擋你前進的腳步。

他們租了一套公寓,決定把公寓打造成屬于他們自己的家。雖然這個家看起來十分落寞,就好像鋼琴鍵最左邊的A高伴音,但不得不承認他們過得非常愉快。兩人都有各自喜愛并作為事業來發展的藝術,現在又找到了相互愛慕的人,實在是幸福又幸運。在這里我要對生活富裕的年輕人一些忠告——若是你想在藝術上有所作為,并且和心愛的姑娘永遠生活在一起,那么請你把自己擁有的財富都分給窮苦的人們。

公寓雖小,但快樂能把它變得很大很寬,只要你的家庭生活溫馨幸福,房屋小一點又有什么關系呢?相信大多數人都會對我的話表示贊同,那些曾經住過或者正住在公寓里的人都會這么認為。床頭柜可以變成游戲桌;火爐架可以讓你鍛煉劃船的技術;書桌則可以當作睡床;洗臉臺能改造成豎式鋼琴;若是有可能,讓房間變得更小一些吧,四面墻壁朝你和你心愛的姑娘圍攏過來,幸福不會讓你們在乎任何一件事。若是你們整日愁眉苦臉,任憑房屋再大,也無法感到一絲**,哪怕你的大門位于舊金山海峽的金門,你的帽架在北卡羅來納州海岸的哈得拉斯,衣架在南美智利的合恩角,最后還得穿過拉布拉多半島才能出去。

相信大家都聽說過馬杰斯脫,他的繪畫技術十分高超,喬正是他的學生。學費雖然十分昂貴,但課程內容卻很簡單。而徳瑞婭的老師也是一位很有名的鋼琴家——羅森斯托克,在音樂方面頗有造詣。

他們的生活很愉快,前提是他們有足夠的錢用來支付日常開銷。每個人的生活都是如此,偏激的話還是擱置在一邊吧。現在,兩個年輕人已經定下了宏偉的目標。喬在未來將會有很多佳作產生,這些作品會在有錢人的爭搶中銷售一空,他們會把喬的作品掛在自己豪華寓所的墻壁上。徳瑞婭的鋼琴水平必定也會平步青云,得到業內人士和上流社會的一致好評,然后她就可以在音樂會的席位沒有全部坐滿的情況下,拒絕上臺表演,專心坐在餐廳里優雅地吃著龍蝦。

不過一切的榮華富貴都比不上那間小小的公寓帶給他們的歡樂:這里有他們在結束一天練習后絮絮叨叨的情話;有令人充滿活力的早飯和令人溫暖的晚飯;他們還可以向對方述說自己對未來的設想,并彼此鼓勵;當然了,還有他們在夜晚十一點鐘時吃簡單的、營養的宵夜。

但是美好的日子總是過于短暫,即使它能長久下去,上天也會派遣困難來考驗它。喬和徳瑞婭都沒有收入來源,不多久錢就全部花光了,他們無法再跟著馬杰斯脫先生和羅森斯托克先生繼續學習。但是,在你的內心對某一樣東西有著鍥而不舍的追求時,再大的困難也不能壓垮你。徳瑞婭決定先去當音樂老師,掙錢養家。

她說到做到,兩三天后,她的奔波終于有了結果。晚上,她興沖沖地跑回家。

“親愛的,喬,我找到活兒啦!”徳瑞婭高興地說,“那個學生的家庭條件真是不錯,他的父親是一位將軍,愛·皮·品克奈將軍,他們住在七十一街。哎呀,那棟房子真是漂亮極了,尤其是房子的大門,你肯定會喜歡的,我認為那就是你經常說的拜占庭式風格。屋里的陳設也很華麗,整個房子都很美。”

“我要輔導的學生就是將軍的女兒——克蕾門蒂娜。她是個非常可愛的女孩,喜歡穿白色衣服,總給人一種溫柔、樸素的感覺,噢,她才十八歲。我的工作就是每周三次輔導她練鋼琴,一次五塊。錢雖然不多,但以后我還會有更多的學生,慢慢地錢就攢起來了,然后我又可以去羅森斯托克先生那里繼續學習。好啦,現在開飯吧,慶祝我的成功,吃一頓豐富的晚餐。”

喬正在試圖用斧頭和刀打開一罐青豆,聽完徳瑞婭的述說后,他開始回應:“你真棒,德麗。我也得做點什么,不能光讓你一個人在外面掙錢養家,我輕輕松松地花著錢當學生。我對般范紐都·切利尼起誓,絕不能眼睜睜看你這么辛苦。我覺得我可以去做搬運工或者是賣些報紙賺錢,也能積少成多。”

徳瑞婭走到喬的身邊,溫柔地抱住他。

“你真是個傻瓜,喬。你不能半途而廢,應該堅持和馬杰斯脫先生學習。我教別人彈鋼琴也是一種鍛煉,并沒有停止學習,況且還能有十五塊的收入,再好不過了。我能想象到以后的生活一定非常美好。”

喬一邊去拿藍色的貝殼型盤子,一邊妥協地說:“那就依你說的做。可是我很惋惜你的才華,教師根本就不是藝術,你的決定真讓我感動。”

徳瑞婭輕輕地說:“當你的內心對某件事物充滿了渴望的時候,任何困難都無法阻止你追求它的腳步。”

“那張素描畫,就是我在公園里畫的,”喬接著說,“馬杰斯脫先生認為天空畫得很美。丁克爾也答應把我的畫作掛在他的櫥窗里,只要有一個對美術并不了解但卻很有錢的人把它買回去,我們就能有收入了。”

徳瑞婭熱情地說:“你是最棒的,喬。那些畫一定能賣一個好價錢。感謝上帝,感謝品克奈將軍給我這份工作,我們開始吃烤羊肉吧。”

接下來整整一個星期,喬和徳瑞婭很早就起床梳洗。喬為了畫出更多好的作品,決定每天都在早晨去公園里寫生,于是徳瑞婭在七點鐘的時候做好了早飯,吃完后她抱了抱喬,用溫暖的話語鼓勵他,然后和他吻別。藝術真是個了不起的東西,能讓人充滿活力和斗志。喬往往在晚上七點鐘回到公寓。

這個周末,徳瑞婭驕傲地拿出三張鈔票,十五塊錢。她顯得十分疲憊,但心情明顯不錯。她把錢放在客廳的桌子上,桌子寬八寸,長十寸,而公寓的客廳正好寬八尺,長十尺。

“啊,我對克蕾門蒂娜的行為有點不解,她無疑是個聰明的孩子,但她總是不熟練,我想她還得多花點時間練習。另外,她總是穿白色的衣服,讓我的眼睛有點受不了。但是他的父親,品克奈將軍是個老好人,他有時會來檢查克蕾門蒂娜的學習進展,**著自己的白胡子問我:‘十六分音符和三十二分音符都掌握了嗎?’真是個可愛的父親。”

“喬,我迫不及待想帶你去看看將軍的家。客廳的壁板和阿斯特拉罕的門簾,用呢子做成的,都很漂亮。我還聽說將軍的弟弟曾經是駐外大使,去過玻利維亞。克蕾門蒂娜最近進步了很多,只是她有咳嗽病,希望能快點好起來。要知道我現在對她喜愛得不得了。”

徳瑞婭說完后,喬的神情立馬一變,就好像是基度山伯爵,他緩緩地從口袋里拿出一張張鈔票,十元、五元、兩元和一元,他把這些錢和徳瑞婭的十五塊錢放在一起,這些都是他賺來的。

喬嚴肅地宣布:“畫有方尖碑的水彩畫已經被人買下了,是一個庇奧利亞人。”

徳瑞婭笑著說:“你可真逗,喬,那個人是從庇奧利亞來的?”

“沒錯,我不會騙你。你該見見他,那是一個嘴里叼著牙簽的胖男人,戴著一根羊毛圍脖。一開始他還以為方尖碑是一座風車,后來他爽快地買下了那幅畫,并且還說等我那幅勒家黃那貨運車站的油畫完成后,馬上賣給他,他要掛在家里。德麗,你的音樂和我的繪畫真是非常了不起。”

“看到你的作品賣出去,我很開心,親愛的,你不能放棄繪畫,你一定會取得巨大的成功,努力!現在我們有三十三塊錢,想不到我們能掙這么多。今天晚上吃牡蠣吧!”

“再來一份炸嫩牛排和香菇,”喬高興地說,“我把串肉的叉子放在哪里了?”

接下來的一個星期,兩人仍然各自忙碌著。周六,喬先回到家,照例把掙來的錢放在客廳的桌子上,這次有十八塊。隨后他把雙手洗凈,手上沾著很多類似黑色顏料一樣的東西。

過了半小時,徳瑞婭也回來了,但她的右手被繃帶包裹成一團。

喬按慣例迎接她的到來,接著問道:“你的手怎么了?”徳瑞婭朝他微微一笑,神情看來并不愉快。

她說:“克蕾門蒂娜有個怪習慣,每次課程結束后都要吃奶酪面包。哪怕已經五點鐘了,她也要吃。你真該在場,這樣就能看到將軍跑去端鍋子的模樣,他似乎不準仆人們插手,非得自己做。克蕾門蒂娜的身體不好,往面包上淋熱奶酪的時候,不小心潑在我的手上,真是很燙。當時老將軍都跳了起來,急匆匆下樓讓別人——好像是鍋爐房還是別的仆人——去幫我買藥,克蕾門蒂娜也非常后悔。謝天謝地我的手現在已經不怎么痛了。”

“那這些線頭是做什么的?”喬小心翼翼地扯著繃帶下露出的幾根白色線頭。

徳瑞婭說:“是軟紗,浸了油的軟紗。喬,親愛的,你的作品又賣出了一幅嗎?”她把視線轉向桌上的錢。

“是的。”喬說,“那個庇奧利亞人。我已經完成了貨運車站的油畫,他這次又預定了幾幅畫,公園和哈德遜河的畫。德麗,你的手是什么時候燙傷的?”

“我想是在下午,五點鐘左右。”徳瑞婭的眼神讓人禁不住可憐她。“熨——奶酪,估計就在那時熱好了。你不知道,品克奈將軍真是慌張極了,喬,你真該看看——”

“來,先坐下,”喬把德麗按坐在床榻上,自己也坐了下來,用手摟著她。

喬問道:“德麗,告訴我,這兩個星期你都做了些什么?”

德麗用執著和熱烈的眼神看著他,一分鐘、兩分鐘。她言辭模糊不清,一直說著將軍和克蕾門蒂娜,沒過多久她就哭了起來,頭垂得很低,她說出了真相。

“我沒有在品克奈將軍家里教課,事實上將軍和克蕾門蒂娜都是我編造出來的。之前我沒能找到工作,又不想讓你荒廢學業,只好在二十四街的洗衣店里熨燙衣服。我以為能瞞住你。可是今天下午,一個女孩的熨斗不小心燙在我的手上,回來的路上我一直在想該怎么蒙混過去,就編造一個熱奶酪的事情。喬,希望你不要怪我,要是沒有收入,你就無法繼續學畫了,那個庇奧利亞人也不會看中你的畫。”

喬慢慢地說:“其實他不是庇奧利亞人。”

“不管他是哪里人都沒有關系,只要你的作品有人欣賞就好。喬,我多想吻吻你,可是你在什么時候對我的工作起疑心的呢?”

“直到剛才我都沒有懷疑。”喬回答,“但是我曾在今天下午從鍋爐房里給一個姑娘拿了些機器的潤滑油和一些已經作廢了的軟紗,那個姑娘被熨斗燙傷了手。這兩個星期,我都在二十四街那家洗衣房的鍋爐間里工作。”

“這么說來,你的畫——”

喬說:“庇奧利亞人和品克奈將軍一樣,他是我編造出來的,他們也可以說是因藝術而出現的人物,不過這門藝術并不像繪畫和音樂那樣。”

兩個年輕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喬繼續說:

“在你內心對藝術有著狂熱的追求時,再大的困難也不會——”說到這兒,徳瑞婭的手捂住了喬的嘴巴。她說:“不是追求藝術,是‘在你強烈追求愛的時候’。”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