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記

作者:喬納森·斯威夫特

作者的日常生活安排,他跟“慧骃”在一起的愉快生活——由于他經常跟它們交談,他在道德方面有很大的進步——他們的談話——作者接到主人通知必須離開這個國家——他十分傷心,昏倒在地,但還是順從了——他在一位仆人的幫助下設法制成了一艘小船,冒險出航。
 
  我把日常生活安排得稱心如意。我的主人吩咐,在離它家大約六碼遠的地方,按照它們的式樣給我蓋了一間房。我在四壁和地面涂了一層粘土,然后鋪上我自己設計編制的草席。我把那兒的野生麻打松做成被套,里邊填進各種鳥的羽毛;那些鳥都是我用“野胡”毛制作的網捕得的,鳥肉也都是精美的食品。我用小刀做了兩把椅子,比較笨重的活是栗色小馬幫我干的。我的衣服都穿爛了,我就用兔子皮和跟兔子一樣大小的一種美麗動物的皮另做了幾件新衣服;這種美麗的動物叫“奴赫諾赫”,它的皮上長了一層細軟的茸毛。我又用這兩種皮做了幾雙蠻不錯的長統襪。我用從樹上砍下來的木片做鞋底,上到幫皮上,鞋幫穿爛了就再用曬干的“野胡” 皮作鞋幫。我常常從樹洞里找到一些蜂蜜,有時摻上水喝,有時和著面包吃。有這么兩名格言,說“人的需要是很容易滿足的”,“需要是發明之母”;誰還能夠像我這樣更能夠證明這兩句話說得有道理。我身體非常健康,心境平和。沒有朋友會來算計我、背叛我,也沒有公開或者暗藏的敵人來傷害我。我不必用賄賂、餡媚、誨淫等手段來討好任何大人物和他們的奴才。我不用提防會受騙受害。這兒沒有醫生來殘害我的身體,沒有律師來毀我的財產,沒有告密者在旁監視我的一言一行,沒有人會受人雇傭捏造罪名對我妄加控告。這兒沒有人冷嘲熱諷、批駁非難、背地里說人壞話,也沒有扒手、盜匪、人室竊賊、論棍、鴇母、小丑、賭徒、政客、才子、性情乖戾的人。說話冗長乏味的人、辯駁家、**犯、殺人犯、強盜、古董收藏家;沒有政黨和小集團的頭頭腦腦以及他們的扈從;沒有人用壞榜樣來引誘、唆使人犯罪;沒有地牢、斧鉞、絞架、答刑柱或頸手枷;沒有騙人的店家和工匠;沒有驕傲、虛榮、裝腔作勢;沒有花花公子、惡霸、醉漢、游蕩的娼妓、梅毒病人;沒有吹牛。**而奢侈的闊太太;沒有愚蠢卻又自傲的學究;沒有啰啰嗦嗦、盛氣凌人、愛吵好閑、吵吵嚷嚷、大喊大叫、腦袋空空、自以為是、賭咒發誓的伙伴;沒有為非作瓦卻平步青云的流氓,也沒有因為其德行而被貶為庶民的貴族;沒有大人老爺、琴師、法官和舞蹈教師。我非常有幸能和一些“慧骃”見面,并一起進餐,這種時候它總是十分仁慈地準我在房里侍候,聽它們談話。它和它的客人常常會屈尊問我一些問題,并且聽我回答。我有時也很榮幸能多說一句話陪主人出去拜訪朋友。除了要回答問題,我從來都不敢多說一句話,就是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內心也感到慚愧,因為這使我喪失了不少改進我自己的時間。我非常喜歡做這么一個謙卑的聽眾,聽它們在那兒交談。交談沒有一句多余的話,言簡意駭;最講禮貌,卻絲毫不拘于形式;沒有人說話不是自己說得高興,而是同時又使聽的人聽著開心;沒有人會打斷別人的話頭,會冗長乏味地說個不停,會爭得面紅耳赤,會話不投機。它們有一個看法:大家碰在一起的時候,短暫地沉默一會兒確實對談話有很大好處。這一點我倒發現是真的,因為在那不說話的短時間的沉默里,新的見解會在它們的腦子里油然而生,談話也就越發生動。它們談論的題目通常是友誼和仁慈,秩序和經濟;有時也談到自然界的各種可見的活動,或者談古代的傳統;它們談道德的范圍、界限;談理性的正確規律,或者下屆全國代表大會要作出的一些決定;還常常談論詩歌的各種妙處。我還可以補充一點,但這并不是我虛榮,我在場還往往給它們提供了很多談話資料,因為我的主人可以借此機會向它的朋友介紹我和我的祖國的歷史。它們都非常喜歡談這個話題,因為對于人類不是很有利,我因此也就不想在此把它們的話復述了。不過有一點我想請大家允許我說一下,我的主人似乎對 “野胡”的本性了解得比我要清楚,這是非常令我欽佩的。它把我們的罪惡和蠢事一一抖了出來,其中有許多我卻是從來都沒有向它提起過,它只是從它們國家的 “野胡”來推想:這種品性的“野胡”要是再有幾分理性,可能會干出什么樣的事來呢?它的結論頗為肯定:這樣的動物該是多么的卑鄙而可憐啊!
  我坦白承認,我所有的那一點點有價值的知識,全都是我受主人的教誨以及我聽它跟朋友們談話中而得來的;我聽它們談話比聽到歐洲最偉大、最聰明的人物談話還要感到自豪。我欽佩這個國家的居民體力充沛、體態俊美、行動迅捷;這么可愛的馬兒,有著燦若群星的種種美德,使我對它們產生了最崇高的敬意。的確,起初我也不明白為什么“野胡”和所有別的動物會天然地就對它們那崇敬,可是我后來也一點點對它們產生敬畏了,而且比我想象的還要快得多。除了敬畏,我還對它們充滿了敬愛和感激,因為它們對我另眼相看,認為我不同于我的同類。
  當我想到我的家人、朋友、同胞或者全人類的時候,我認為不論從形體上還是從性情上看,他們還確實是“野胡”,只是略微開化,具有說話的能力罷了。可是他們只利用理性來增長罪惡,而他們在這個國家的“野胡”兄弟們倒只有天生的一些罪惡。有時我在湖中或者噴泉旁看到自己的影子,恐懼、討厭得趕快把臉別過一邊去,覺得自己的樣子,還如一只普通的“野胡”來得好看。因為我時常跟“慧骃” 交談,望著它們我覺得高興,漸漸地就開始模仿它們的步法和姿勢,現在都已經成了習慣了。朋友們常常毫不客氣地對我說,我走起路來像一匹馬,我倒認為這是對我的極大的恭維。我也不得不承認,我說起話來常常會模仿“慧骃”的聲音和腔調,就是聽到別人嘲笑我,也絲毫不覺得因丟面子而感到生氣。
  我正過著快樂的生活,想自己就此安居度日,可是一天早晨,比平時還更早一些,我的主人把我叫了過去。我看到它的臉色就知道他心里一定有事。短短的一陣沉默過后,它開口說,聽了它的話不知我會有什么感想;上次全國代表大會上談起 “野胡”問題時,代表們都對它家里養著一只“野胡”(指我)而反感,而且養 “野胡”不像養“野胡”,倒像對待“慧骃”一樣。大家都知道它時常同我談話,好像它與我在一起能得到什么好處或者樂趣似的。這樣的做法是違反理性和自然的,也是它們那里聽都沒有聽說過的。因此大會鄭重勸告它,要么像對我的同類一樣使用我,要么命令我還是游回我原來的那個地方去。凡是曾經在主人家或者它們自己家見到過我的“慧骃”都完全反對第一種辦法;它們認為,我除了那些動物天生野性外,還有幾分理性,這就要擔心,我可能會引誘“野胡”們跑到這個國家和森林或者山區里,到了夜里再帶著它們成群結隊地來殘害“慧骃”的勞動成果,因為我們不愛勞動,生性貪婪。
  我的主人又對我說,附近的“慧骃”天天都來催促它遵照代表大會的勸告,它也不能再耽擱下去了。它猜想我要游到另一個國家去是不可能的,所以希望我能想法做一種像我曾經向它描述過的、可以載著我在海上走的車子;制造的過程中,它自己的仆人和鄰居家的仆人都可以幫我的忙。最后它說,它自己是很愿意留我下來一輩子給它做事的,因為雖然我天性脾劣,卻也在盡自己最大的能力努力效仿“慧骃”,并因此改掉了自己身上的一些壞習慣和壞脾氣。
  這里我得向讀者說明,這個國家的全國代表大會的法令叫作“赫恩赫婁阿烏恩”,我所能想到的最近似的譯法是“鄭重勸告”,因為它們根本不知道怎樣強迫理性動物去做什么事,它們只能勸解或者鄭重勸告它去做這件事,沒有誰能違反理性,否則就放棄了做理性動物的權利。
  聽了我主人的話后,我非常悲傷,十分失望,痛苦得無法自支,就昏倒在了它的腳下。我蘇醒后它才告訴我,它剛才都斷定我已經死了,因為這里的“慧骃”不可能天生那么沒有用。我用微弱的聲音回答說,真要是死了倒是莫大的幸福。我雖然不能埋怨代表大會作出那樣的勸告,也不能怪它的朋友們來催促它,然而從我微弱、荒謬的判斷來看,我想它們對我稍許寬容一點,也還是符合理性的吧。我游泳一里格都游不到,而離它們這兒最近的陸地可能也要在一百多里格以外的地方。做一只小小的容器把我運走,所需要的許多材料這個國家根本就沒有。我斷定這事是做不成的,因而覺得自己;盡管如此,為了順從主人的意見,也為了感謝它,我還是想來試一試。我還說,我肯定是不得善終了,可那還是我最小的不幸,因為萬一碰上什么奇遇而逃得性命,就又要跟“野胡”在一起生活了,沒有榜樣的指引,沒有表率使得我永遠沿著道德之路前進,想到這些,我怎么能夠高興起來呢?我也非常清楚,英明的“慧骃”作出的一切決定都是有實實在在的理由的,不會被我這么一只可憐的“野胡”提出的什么論據動搖。于是,我先是向它表示感謝,感謝它主動提出讓它的仆人來幫忙造船,同時也請求它給我以充分的時間來做這項艱巨的工作。然后我就對它說,我一定盡力保護自己這一條賤命,萬一還能回到英國去,或者還有希望對自己的同類有所用處;我可以歌頌贊美著名的“慧骃”,建議全人類都學習它們的美德。
  我的主人只簡單的回答了我幾句。它答應我兩個月的時間讓我把船造好,同時命令那匹栗色小馬也就是我的伙計(現在我們相隔這么遠,我可以冒昧地這樣稱呼它了)聽我的指揮,因為我對主人說過,有它幫忙也就夠了,我知道它對我是很親切的。
  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讓它陪著我到當初反叛我的那些水手逼我上岸的那一帶海岸去。我爬上一座高地,向四面的海上遠眺。我好像看到東北方向有一座小島,于是我拿出袖珍望遠鏡,結果清清楚楚看出大約五里格以外(我估算)還真是一座小島。但是在栗色小馬看來那只是一片藍色的云,因為它不知道除了它自己的國家外還存在別的國家,所以也就不能像我們這些人一樣可以熟練地辨認出大海遠處的東西,我們卻是熟諳此道的。
  我發現了這座小島之后,就不再多加考慮了。我決定,如果有可能的話,那就是我的第一個流放地,結果會怎樣就只好聽天由命吧。
  回到家里,我和栗色小馬商量了一番之后,就一起來到不很遠的一處灌木林里,我用小刀,它用一塊尖利的燧石(按它們的方法很巧妙地綁在一根木柄上),我們砍了幾根大約有手杖粗細的橡樹枝,有的還要更粗一些。不過我不想煩讀者來聽我詳細描述我是怎樣做那些事的,簡而言之,六個星期之后,在粟色小馬的幫忙下(最吃苦的那部分活都是它干的),我制造成了一只印第安式的小船,不過要比那種船要大得多。我用自己搓的麻線將一張張“野胡”皮仔細縫到一起把船包起來。我的帆也是用“野胡”皮制做的,不過我找的是最小的“野胡”,老一點的“野胡” 皮太粗太厚。我還準備了四把槳。我在船上存放了一些煮熟的兔肉和禽肉,還帶了兩只容器,一只盛著牛奶,一只裝著水。
  我在我主人家旁邊的一個大池塘里試航了一下我的小船,把不要的地方改造了一番,再用“野胡”的油脂把裂縫堵好。最后,我見小船已經結結實實,可以裝載我和我的貨物了。當我盡力將一切都準備完畢之后,我就讓“野胡”把小船放到一輛車上,在栗色小馬和另一名仆人的引導下,由“野胡”慢慢地拖到了海邊。
  一切都準備好了,行期已到,我向我的主人、主婦和它們全家告別。我的眼里涌出淚水,感到心情十分沉痛。我的主人一方面出于好奇,一方面出于對我的友好(我這么說也許不是自負吧),決定要去海邊送我上船,還叫了它鄰近的幾位朋友隨它一同前往。為了等潮水上來,我不得不等上一個多鐘頭,后來見風正巧吹向我打算航行過去的那座小島,就再次向我的主人告別。可是正當我要伏下身去吻它的蹄子的時候,它格外賞我臉將蹄子輕輕地舉到了我的嘴邊。我并不是不知道我因為提到剛才這件事曾受到不少責難;誹謗我的人都認為,那么卓越的一個“慧骃”是不大可能賜如此大的榮耀給我這樣的下等動物的。我也不曾忘記,有些旅行家很喜歡吹噓自己曾受到什么特殊的恩典。但是,如果這些責難我的人對“慧骃”的高貴、有禮的性格有更深的了解,他們馬上就會改變自己的看法。
  我又向陪我的主人前來的其他“慧骃”致敬,然后上船,推船離開了岸邊。
上一篇:第九章
下一篇:第十一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