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列佛游記

作者:喬納森·斯威夫特

作者離開拉格多——到達馬爾多納達——當時沒有便船可坐——作短途航行到達格勒大錐——受到當地行政長官的接待。
 
  這個王國僅是這個大陸的一個部分。我有理由相信,這座大陸向東一直延伸到美洲加利福尼亞以西的無名地帶,往北是瀕臨太平洋.離拉格多不到一百五十英里的地方有一座良港。它與位于其西北方大約北緯二十九度、東經一百四十度的拉格奈格大島之間有頻繁的貿易往來。這座拉格票格島東南方大約一百里格就是日本。日本天皇與拉格奈格國王間結成了緊密的同盟,兩個島國間因此常有船只來往。就這樣我就決定走這條路線回歐洲去。我雇了一名向導帶路,兩頭騾子馱行李。我同主人告了別,因為他對我一直那么好,臨別還送了我一份厚禮。
  一路上我沒有碰到什么值得一提的故事或奇遇。到達馬爾多納達港口時(港口的名稱就是這么叫的),港內沒有要去拉格奈格的船,再過些時日也不見得會有。這座港市和樸次茅斯(英國南部一港口城市)差不多大。不久我就結識了一些朋友,受到了他們的熱情招待。其中一位知名的先生對我說,既然一個月內都不會有船去拉格奈格,我要能去西南方距此約五里格的格勒大錐小島一游,說不定會很有意思。他主動提出他和另外一位朋友可以陪我前往,并且可以提供一艘輕便的三桅小帆船。
  “格勒大錐”這個詞,據我的理解最接近原意的譯名是“巫人島”。它的面積大概有外特島(外特島是靠近英國南海岸的一個小島,面積一百四十七平方英里)的三分之一那么大,物產非常豐富。島上的居民全是巫人,由部落首領管轄。他們只和本部落的人通婚,同輩中年齡最長的繼任島主或長官。島主擁有一座富麗宏偉的宮殿,還有一座面積大約三千英畝的花園,周圍是二十英尺高的石頭圍墻。花園內又因出幾處空地,分別用以放牧、種莊稼和搞園藝。
  侍候長官及其家屬的是一些不同尋常的仆人。長官精通魔法,有能耐隨意召喚任何鬼魂,指使他們二十四個小時,但時間再長就不行了,而三個月內,他也無法把前面已經召過的鬼魂再次召來,除非是情況非常特殊。
  我們到這島上的時候大約是上午十一點。陪我前來的其中一位先生去拜見了長官,請求接見我這位特地前來拜訪他的陌生人。他馬上就答應了這個請求,于是我們三個就一起進了官門。宮門兩旁分別站著一排衛士,武器和服裝都很特別。他們的面容我看了不知怎地只覺得心驚肉跳,那時我恐懼的心情是難以形容的。我們走過幾間內殿,一路上兩邊也都站著同前面一樣的衛士,這樣一直來到大殿上。我們先深深地鞠了三個躬,他又問了幾個普通的問題,然后就讓我們坐到他寶座下最低一層臺階旁的三個凳子上。他懂得巴爾尼巴比的話,盡管那和他這座島上的話不同。他要我給他介紹下我旅行的一些情況。為了向我表明他并不拘禮,他手指一動就讓所有隨從全都退了下去。我見此大吃一驚,因為轉眼之間,他們就都消失得無影無蹤,仿佛我們**一下從夢中驚醒,夢里的情景全都消失了一樣。我一時不能恢復常態,后來還是長官叫我放心,保證我不會受到傷害;又見我那兩個同伴若無其事(他們過去經常受到這種招待),這才放下心來,膽子也壯了許多,簡短地向他說了一下我幾次歷險的經過。不過我還是有幾分躊躇不安,時不時地要回過頭去朝我剛才見到鬼魂衛士的地方看。我有幸與長官一起進餐,一幫新鬼送上肉來,并侍候在一旁。我覺得此時我已經沒有上午那么害怕了。我一直呆到太陽落山,不過我低聲下氣地請求他原諒我不能接受他住在宮中的邀請。我和我的兩個朋友當晚住在附近鎮上的一個私人家里,那鎮也就是這個小島的首府。第二天早上,我們再去長官那兒拜訪,倒是他也很愿意我們再去。
  就這樣我們在這島上住了十天,每天大部分時間同長官在一起,晚上才回到住處。不久以后看到鬼神我也就習慣了,而三四次之后,我完全可以做到無動于衷。雖說還有些害怕,但好奇心遠遠超過了恐懼。長官叫我隨意召喚我想見到的任何一個鬼魂,現在無論數目多少,從世界開創開始直到現在,所有的鬼魂他都可以召得來,并且可以命令他們回答我認為合適的一切問題;條件只有一個,即我的問題必須限于他們所生活的那個時代之內。有一點對于我來說是靠得住的,那就是他們說的一定是實話,因為說謊這種才能在陰間派不上用場。
  我十分感激長官對我的恩惠。我們進了一間內殿,從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花園里的情景。因為我首先想看的是宏偉壯觀的場面,就希望看到阿爾貝拉戰役后統率大軍亞歷山大大帝(亞歷山大大帝[公元前三五六至三二三],馬其頓皇帝,征服波斯后建立亞歷山大帝國。在阿爾貝拉戰役中,他擊潰了波斯大軍)。長官隨即手指一動,我們站著的窗戶底下即刻就出現了一個大戰場,亞歷山大**進殿來。他的希臘語我聽起來非常吃力,可能是因為我自已會的也不多。他以自己的名譽向我擔保,說他不是被毒死的,而是飲酒過度發高燒死的。
  接著我又見到了正在翻越阿爾卑斯山的漢尼拔(漢尼拔[公元前二四七至一八二],古代非洲北部強國迦太基的軍事家。公元前二一六年,他率領駐在西班牙的一支精銳的迎太基部隊北上越過阿爾卑斯山直抵意大利北部,給羅馬造成了嚴重的威脅。據李維所著歷史記載,漢尼拔進軍時,有大石擋道;漢尼拔下令把大石燒熱,接著澆以食醋,大石就迎刃而解了)。他對我說,他的軍營里一滴醋都沒有了。
  我又看到凱撒和龐貝(凱撒[公元前一○二至四四]和龐貝[公元前一○六至四八]都是羅馬大將,兩人和克拉蘇締結了秘密同盟[即所謂的“三雄政治”],瓜分了羅馬政權。公元前四九年,凱撒和龐貝之間發生了戰爭,結果龐貝遭到了失敗)統率著各自的大軍,正準備交戰。我看到了在最后一次巨大勝利中的凱撒。我要求看一看羅馬元老院在一間大廳里開會的情形,同時作為對照,也想看一看另一間大廳里稍后一點的某個朝代議會(影射英國議會)開會是個什么樣子。結果前者看起來像是英雄和半神半人在聚會,后者卻像是一伙小販、扒手、攔路強盜和惡霸。
  在我的請求下,長官作了一個手勢讓凱撒和布魯脫斯(馬克·布魯脫斯[公元前七八至四二],反凱撒陰謀集團的首領之一)一起向我們走來。一見到布魯脫斯,我不覺肅然起敬,從他的臉上的每一點,我都可以很容易地看出他至高無上的品德,堅定而大無畏的胸懷,最真誠的愛國心腸以及對于人類的熱愛。我非常高興看到這兩個人已經能夠互相理解。凱撒還坦率地向我承認:就是他一生最偉大的功績,也遠遠趕不上布魯脫斯因結果了他的一生而獲得的光榮。我很榮幸和布魯脫斯談了很長時間的話;他告訴我,他和他的祖先優尼烏斯(優尼烏斯·布魯脫斯是公元前五世紀的人,相傳他是羅馬的第一任執政官,建立了羅馬共和國)、蘇格拉底(蘇格拉底[公元前四六九至三九九],古希臘大哲學家)、依帕米濃達斯(依帕米濃達斯[公元前四二〇至三六二],古希臘西比斯城大將、政治家)、小伽圖(小伽圖[公元前九五至四六],古羅馬哲學家)和托馬斯·莫爾爵士(托馬斯·莫爾爵士[一四七八至一五三五],英國哲學家、作家,《烏托邦》的作者)永遠在一起,世上歷朝歷代都找不出第七個人夠資格加入他們這個六人集團。
  為了滿足我要把古代世界各個歷史時期都擺到我面前來的奢望,大量著名的人物都被召喚來了,如果一一加以敘述,讀者會感到沉悶無味。我讓自己的眼睛得到滿足的,主要是看到了那些推翻了暴君和篡位者的人,和那些為被壓迫被侵害的民族爭回自己權利的人。可是,我無法表達我心中獲得的那種痛快,叫讀者們讀了也有同樣的滿足感。
上一篇:第六章
下一篇:第八章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