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朝天

作者:貓膩

    陰鳳是青山鎮守,是通天境大物,是通天殺陣的主陣者,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但再如何了不起的存在一旦死去,也就只剩下了一具尸骸。

    如果它的尸骸還能保持住的話。

    死去的陰鳳渾身覆著冰霜,就像是一只剛從雪堆里揀出來的山雞或者錦雞,只不過尾巴長了些。

    在那些食客的嘴里,現在的它只是可以用來燉湯或者油炸的食材。

    中年人沒有理會那些食客,繼續向前走去,身后傳來詢價與不甘心的惱火的聲音。

    那些聲音變成對當前世局的議論,從朝歌城里的國公聯姻,說到商州城的新改建,甚至還提了幾句修行界的事。

    “我想打聽一個人。”不知什么時候,那名中年人走回了食鋪門前,看著那幾名行商問道。

    一名行商打量了中年人一番,笑著說道:“拿你手里的山雞來換?”

    中年人說道:“你們吃不得,會死。”

    那名行商氣極而笑,說道:“果成寺的和尚也敢偷偷吃葷,為啥我們就吃不得?”

    另外一位行商見那中年人氣度不凡,明顯不是普通獵戶,打圓場說道:“不知閣下尊姓大名,要打聽何事?”

    “我叫西來……”

    不待中年人把話說完,前面那名行商嘲笑說道:“這是哪里來的假名字,這里是東易道,但凡來這里的人可不都是從西邊來的?”

    ……

    ……

    中年人確實叫西來。

    是的,他就是離開朝天大陸一百多年的西海劍神。

    在那個遙遠的異大陸,他是教庭的首席劍圣。

    他從來沒有為教庭出過劍,因為不值得。

    直到前些天,他發現那片隆起的海忽然向下落去,知道朝天大陸發生了大事,忽然動了歸心。

    在歸途的一片海上,他遇到了剛剛死去的陰鳳,不知因何原因動用極大神通,把陰鳳的尸體封存了起來,沒有讓它就此消散于天地之間。

    令人不解的是,那間食鋪里的幾名行商都沒有死。

    他去了東易道的一家宗派,很輕易地打聽清楚了朝天大陸究竟發生了什么事。

    那些震動世間的大事,他都不感興趣,不管是太平真人的野望、白真人的雄心還是被騙下來的仙人,又或者是最后修行者們的填海壯舉。

    他只關心井九去了哪里。

    此次歸來,他就是要與井九試劍,結果對方卻忽然不見,這怎么可以?

    他離開了東易道,開始在朝天大陸尋找井九,手里提著那只陰鳳,看著就像是一個離井背鄉的孤苦獵戶。

    ……

    ……

    西海劍神當年便是朝天大陸最強大的修行者,便是與他的師父霧島老祖南趨相較,也差相仿佛。

    如果不是被柳詞用萬物一劍重傷,他又怎會如此輕易地離開朝天大陸。

    時隔一百多年,他再次回到朝天大陸,不知道到了何等樣的境界。

    趙臘月不知道有這樣一位強者在尋找井九,她還在尋找讓井九醒來的方法。

    離開居葉城后,她便去了大原城外的三千院。

    庵里的師太們看著她到來,趕緊撤了陣法,視線更是根本不敢往她看一眼。

    來到晨光散去的廊下,走進那間圓窗禪室,她把井九放到了白早的身邊。

    那些天蠶絲快要散盡,白早的臉露了出來,還是像當年那樣清麗動人。

    趙臘月看著那張臉看了很長時間,心里生出些莫名的情緒,便是自己都想不分明。

    離朝歌城之役已經過去了一百多年時間,對她來說卻只是一瞬間吧?

    她伸手抓了抓滿是灰塵的凌亂短發,不再去想這些事情,有些粗暴地脫掉井九的衣裳,望向腰間那個傷口觀察了片刻,伸手從白早臉邊取了些天蠶絲。

熱門小說推薦:《重生野性時代》、《圣墟》、《武煉巔峰》、《飛劍問道》、《元尊》、《逆天邪神》、《都市超級醫圣》、《都市奇門醫圣》、《都市超級醫仙》、《伏天氏》、《大道朝天》、《都市鬼谷醫仙》、《明末好女婿》、《史上最強贅婿》、《三寸人間》、《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竞彩半全场中大奖